晋商消金终于道歉了!央行再约谈后深夜发布致歉声明

来源:北京青年报

原标题:15楼财经 晋商消金终于道歉了!央行再约谈后深夜发布致歉声明

南通市民房女士的个人信用报告上出现“侮辱性”字眼的事件近日引发广泛关注,然而始作俑者晋商消费金融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晋商消金)一直没有正式表态。5月25日深夜,晋商消金官网终于发布声明,就房女士个人信用报告中的不当表述及对其所造成的影响致歉;同时表示将进一步严格客户信息审核。

晋商消金在声明中称“因我公司在采集房女士信用报告相关信息时,审核把关不严,给房女士带来诸多困扰,为此我们郑重致歉。对于房女士的相关诉求,我公司一直与其保持积极沟通,责成专人妥善解决。”

晋商消金表示,今后将进一步严格客户信息审核,依法维护消费者权益,诚挚欢迎消费者和广大媒体进行监督。

值得注意的是,这纸声明发布前三小时,央行太原中心支行刚刚发布消息称,5月25日当天就房女士信用报告一事再次约谈了晋商消金。

事件

客户个人信用报告出现“侮辱性”字眼 晋商消金迟迟不回复

据了解,今年4月6日,南通市民房女士发现其个人征信报告“工作单位”一栏竟填写的是“专业做鸡十年”这样侮辱性的字眼。房女士发现后,向南通中心支行征信管理部门进行反映。经向晋商消费金融核实,他们承认不当信息是他们上传到征信系统的。经过央行系统各部门的工作,4月6日当天,央行太原中心支行责令晋商消费金融在线删除处理。

虽然“侮辱性”的文字已经在征信报告中消失,但房女士还是感到气愤不已,其精神状态和正常生活也受到影响。她希望晋商消费金融赔偿其相应的精神与名誉损失。但事情已发生一个多月,晋商消金对房女士的诉求一直没有明确回应。

近日,此事被媒体报道后迅速冲上微博热搜,引发广发关注。如此荒唐的错误是如何造成的?晋商消金有没有认真调查处理这件事?内控机制是否存在漏洞?面对媒体和公众的质疑,晋商消金依然保持“淡定”,没有对此事进行任何官方表态。截至今日发稿时,晋商消金也没有对北青-北京头条记者昨日发出的采访问题给予回复。

监管

央行有关部门再次约谈 要求主动回应客户诉求

5月25日晚上8点15分左右,人民银行太原中心支行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消息,称当日再次约谈晋商消金。文中称,4月8日,太原中心支行根据南通市中心支行情况通报,约谈晋商消费金融公司,要求其依法核查情况,对错误信息立即予以更正,并做好与客户的沟通,维护客户合法权益。随后,太原中心支行对晋商消费金融公司征信业务情况开展了实地核查。

5月25日,人民银行太原中心支行主要负责人再次约谈晋商消费金融公司及其大股东,在重申监管意见的基础上,严肃提出后续整改要求:一是要深刻反思事件经过,主动回应客户诉求,消除不良影响;二是要深入调查事件原因,严肃追责;三是要全面梳理内部工作流程,进一步加强内控管理,切实履行征信信息采集报送主体责任,保障金融消费者合法权益。

太原中心支行的消息发布三个小时后,晋商消金的声明终于出现在其官网上。

揭底

傲慢的晋商消金到底是何方神圣?

晋商消金官网信息显示,其是经中国银保监会批准成立的全国性持牌消费金融公司,中国银行业协会消费金融专业委员会成员。成立于2016年2月23日,总部位于山西太原,设有北京、上海、广东、深圳、杭州、山西六个运营中心。

天眼查信息显示,晋商消金共有5个股东。第一股东是晋商银行,持股比例为40%。晋商银行是山西省属大型金融企业;第二大股东是北京奇飞翔艺商务咨询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25%,奇飞翔艺的法人代表和董事长是360的董事长周鸿祎,周鸿祎通过各种途径持有奇飞翔艺24.69%的股份;晋商消金的第三大股东为天津宇信易诚科技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20%,最终受益人为宇信科技创始人洪卫东;晋商消金的第四和第五家股东分别为山西华宇商业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和山西美特好连锁超市股份有限公司,持股比例分别为8%和7%。

公开信息显示,晋商消金是全国第14家成立的消费金融公司。晋商消金开业第一年的年度业绩表现靓丽,2017年净利润达到4618万元,增幅达到4127%,2018年净利润为8197.14万元,保持着两位数增速,但是2019年净利润同比大降36.3%。根据其股东宇信科技披露的2020年报,2020年晋商消费金融营收5.46亿元,较2019年3.72亿元增长46.77%,净利润0.54亿元,较2019年0.52亿元仅增长3.85%。

这样的营收水平和近乎停滞的净利润,在20余家持牌消金公司中几乎要垫底,而国内排名前三的消费金融公司营收都已达到百亿级的水平。

问题

合作方不靠谱 近两年多次在分期业务“踩雷”

尽管业务规模不大,但晋商消金的负面消息却不少,合作方频频出事。在此次信用报告事件之前,晋商消金近两年场景分期频频踩雷。公开报道显示,2018年开始,晋商消金踩了“五个雷”:三次踩雷“租金贷”,一次踩雷车相关分期业务,一次踩雷旅游分期业务。

2017年下半年晋商消费金融瞄准长租公寓市场,开始和“元宝e家”等多个租房分期平台合作。2018年晋商消费金融合作的租房分期平台“元宝e家”对接的下游公寓方,包括上海歆禹房屋租赁有限公司、上海小寓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北京昊园恒业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均被曝出资金链断裂。

汽车分期业务方面,2016年晋商消金与车载系统分期平台可可家里(北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签署战略合作协议。仅在两年之后,可可家里(北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便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失信具体情形为“违反财产报告制度”。

“踩哪儿雷哪儿”的经历给予晋商消金一次又一次重击,也暴露出该公司风控薄弱的软肋。晋商消金有关负责人曾公开表示,之前在深挖场景上,光考虑了C端的风控,没有考虑好B端的风控,没有跟产品直接做对接。

业内人士认为,能将“专业做鸡十年”这样的字眼打到客户信用报告上,这样的内控管理水平,只能说明晋商消金现在的风控体系依然薄弱。

文/北京青年报记者 程婕

编辑/樊宏伟

[ 北京头条客户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