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泰汽车破产重整,谁来接盘?

投稿来源:子弹财经

中国汽车业的又一出“闹剧”,随着2020年的流逝而落幕了。

12月23日,众泰汽车发布公告称,公司于近期受到永康法院下发的《民事裁定书》,根据内容显示,其母公司(实控人)铁牛集团由于资不抵债且无继续经营能力,缺乏挽救可能性,被裁定终止重整程序,并被宣告破产。

“众泰汽车已经‘休克了’一年多了,这次的公告基本上等于宣判死亡了。”汽车分析师周涛对子弹财经表示。

自2019年债务及欠薪事件接连曝出后,众泰汽车和其母公司铁牛集团曾多次被传出破产风声,但之后均被辟谣,众泰汽车还曾于2019年获得各大银行授予的30亿元贷款和国家对新能源项目6000万元的补助。

然而,随着一纸破产公告发出,众泰汽车也丢失了最后的“救命稻草”。“本来还有一部分人期望公司起死回生,但现在看来这个可能性也不存在了。”众泰汽车前员工周怡(化名)对子弹财经表示。

01

负债超百亿

在众泰下属公司及控股股东铁牛集团接连宣告破产后,众泰的股价曾有短暂回暖。在众泰汽车股吧中,也有部分投资人认为破产重整对众泰而言是好事,控股股东的破产也有利于新的投资者入手众泰。

而对于母公司的破产,众泰汽车方面也曾表示,“公司与铁牛集团在资产、业务、财务等方面均保持独立,公司目前主要业务处于停产状态,不会对公司日常经营造成重大影响。”

但众泰汽车此前发布消息称,本次招募重整投资人的报名截止日期为2020年10月30日,而截至目前,除了两笔公司股票大宗交易的公告外,众泰并未发布任何有关重整和意向投资人的消息。

在重整仍未出现新进展的背后,众泰汽车已几乎陷入绝境。

2020年3月,众泰汽车在回复深交所问询函时承认:“2019年下半年以来,公司大部分车型处于停产或者不连续生产状态。”随后的4月1日,天眼查显示,众泰汽车董事长金浙勇已被限制消费。当月22日,有网友在微博曝出,众泰新能源汽车拖欠工资,旗下大批员工维权讨薪。

(图 / 受访者提供)

在主营业务停摆的同时,众泰汽车的亏损仍在持续。据众泰汽车此前发布的2020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报告期内众泰汽车净亏损达5.29亿元。2020年前三季度,众泰汽车净亏损达15.63亿元,利润同比减少105.67%。

“这些数字都是众泰在几乎停产的情况下产生的,事实上众泰的财务问题比这大得多。”周涛说道。

与2020年的财务情况相比,众泰汽车在2019年的财务更触目惊心。据众泰汽车此前发布的2019年年度财报显示,众泰汽车2019年亏损为108-115亿元,这意味着众泰汽车在2019年平均每天亏损3000万元,逼近蔚来汽车2019年的112.9亿元亏损。

在经历2019年的巨额亏损后,2020年的众泰汽车基本处于“休克状态”。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数据显示,2020年前5个月,众泰销量仅为3573辆,同比暴跌96%。而到了2020年下半年,众泰更是连销量数据都不发布了。

在众泰陷入停产危机的同时,也引发了上下游供应商的“连环爆雷”。2019年10月,比克动力称被众泰拖欠价值高达6.21亿元的货款,其中4000万元已被法院冻结资产、强制执行。

此外,二级供应商杭可科技、中国电研等也都与比克动力有业务往来,这两家公司因为在IPO过程中隐瞒比克动力的应收账款风险,被证监会处以“一年内不得公开发行证券”的处罚。

上游供应商催债,下游经销商退网,众泰可谓腹背受敌。

2019年8月,100多位君马汽车经销商集结于浙江永康的众泰汽车总部维权。同月,17位众泰经销商的投资人前往众泰位于山东临沂的生产基地维权。有经销商在接受财经国家周刊采访时爆料:“由于众泰产品质量问题导致经销商大面积亏损,最多的亏损超过千万元,没有一家经销商赚钱。”

“2020年前四个月众泰在永康的工厂基本就没开张,也没发工资。”前众泰汽车员工周怡对子弹财经表示。周怡此前曾是众泰临安工厂的职员,在2019年众泰临安工厂停工后,其被调往众泰位于金华的工厂,然而去了金华后周怡没有上过一天班,因为“无工可开”,最终迫于无奈离职。

(图 / 受访者提供)

据周怡介绍,众泰汽车的多个工厂在2020年均处于停工状态,仅剩部分职能部门还处于工作状态中。而在2020年11月27日,众泰汽车人力资源部又下发了放假文件,自2020年11月30日起,研究总院全体员工放假,返岗人员和时间待定。

而停掉研发业务也意味着,在日趋激烈的汽车市场,众泰失去了最后的竞争机会。

02

曾是低端市场王者

如今陷入绝境的众泰汽车也曾有过高光时刻。

作为最早一批开始造车的民营企业,自诞生之初,众泰便定位于低端汽车市场。

2005年,在浙江永康做五金生意的铁牛集团敏锐地抓住了时代风向,成立众泰汽车。2007年,奇瑞QQ等小型车风靡街头,通过收购江南汽车制造有限公司70%的股份,铁牛集团将已经停产的江南奥拓收至麾下,拿到造车资质,赶上了彼时国内兴起的小型车风口。

2008年,众泰在电视广告中喊出了“只要一万八,奥拓开回家”的促销口号。凭借这一口号,这款无空调、无自动挡且无防抱死制动系统(ABS)的“三无”小车一炮而红,“史上最便宜代步车”的名号由此打响。复产第一年,众泰2008年的销量达到了惊人的3万辆,众泰也因此大赚一笔,进入了公众视线。

虽然众泰的成绩比不上同时期吉利、长城等自主品牌,但按销量数据来看众泰仍可以秒杀现在的造车新势力。

但低端汽车市场的钱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好挣。轻轻松松赚到第一桶金之后,从2011年开始,众泰的廉价路线变得越来越难走。一心想要“弯道超车”的众泰汽车,打起了“逆向开发”的主意。

“众泰汽车采用的是‘拿来主义’,通过引进国外车型和技术,来达到快速发展的目的,这也是我们整合式运营的一大特色。”众泰汽车前董事长吴建中此前也曾公开谈及公司的发展理念。

2011年,众泰第一款轿车Z200上市,酷似大众高尔夫6。2012年,众泰Z300上市,效仿丰田Allion。当时,众泰的“模仿”之举并未引起市场和其他车企的重视,却让公司尝到了甜头。

2013年众泰T600上市,被认为“拼接”了途锐和奥迪Q5。2016年众泰Z700上市,市场公认其模仿奥迪A6L。2016年众泰SR9上市,从外观到内饰都精准模仿豪华品牌保时捷Macan,被外界认为是“山寨”保时捷Macan。

那段时间,众泰T600杀进过SUV销量排行榜前十名,一度连续每月销量破万,甚至要加价2万元才能在4S店提到车。众泰SR9更夸张,刚上市时订单量爆棚,一度加价4万元才能提车。2013年至2014年,众泰汽车发展迅速。在销量层面,众泰汽车很快从名不见经传的小品牌,跻身于自主品牌二线阵营。

随后,在众泰汽车上市前夕的2017年初,众泰创始人金浙勇甚至公开夸口众泰2017年销量会“突破40万辆”。然而,这种“抄作业”式的产品策略并没有让众泰的风光持续很久。

虽然精于外观模仿,但众泰汽车在汽车制造方面的技术积累仍远远不够,不仅自身缺乏核心技术,产品力还严重不足。消费者对众泰的印象逐渐恶化,甚至认为其“除了车壳子,啥都不行”。

2017年4月,众泰汽车的新车SR9旗舰版亮相上海车展,引发了一场不小的骚动。保时捷CEO奥博姆(Oliver Blume)亲自来到众泰展台盯着SR9看了好一会儿,一言不发地皱紧了眉毛。

彼时,汽车行业还流传着一则关于众泰汽车的“传闻”,众泰公司内部设立了一个“皮尺部”——工作人员专门拿着皮尺去车展测量热门品牌车辆的尺寸数据。此事的真假无从考证,但买了众泰车的车主很快发现,众泰似乎只模仿了“壳子”,没顾到“里子”。

随着消费者对众泰品牌印象的转变,众泰的车越来越不好卖。而这也成为众泰汽车逐渐被市场淘汰的重要诱因之一。

“众泰是许多中国车企的缩影。”一位众泰汽车前员工对子弹财经表示,“在时代的浪潮中不可能永远靠着别人,自己有两把刷子才是真的靠谱。”

03

三年间的“突然死亡”

在传统车企员工张勋看来,众泰汽车的坠落比力帆、夏利等车企更离奇。

仅在2017年时,众泰汽车还被行业看作“黑马”,以独特的“山寨模式”造车,虽然一直被骂,但是销量成绩也节节攀升,甚至一度挤入国内自主车企前十。但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众泰汽车就陷入了资金链断裂的局面。

在张勋看来,除却汽车市场竞争激烈外,外部融资环境的变化及车市下滑或是众泰遇险的诱因。

“2018年以来中国车市情况就不好了,一些小的零部件供应商和经销商难以为继,也拖垮了众泰的生产端、销售端,这些问题没有及时解决最终导致了众泰的覆灭。”张勋说道。

然而,周怡认为,与资金问题相比,众泰内部的路线问题与管理问题才是导致众泰衰落的主因。“那时候销量情况也不错,最起码是正向现金流,车型研发也都是正常在做的,一切看起来都是在变好的。”周怡说道。

周怡描述中的“那时候”,是众泰汽车上市前夕。在周怡的判断中,借壳上市是众泰汽车发展的分水岭。

2016年3月27日,上司公司金马股份发布公告称,拟通过发行股份和现金支付方式,收购永康众泰汽车有限公司100%股权,交易对价为116亿元。2017年6月1日,金马股份证券简称变更为众泰汽车。

当时,金马股份与众泰汽车的母公司铁牛集团签署了为期4年的一项业绩对赌协议,铁牛集团承诺众泰在此后4年间的归母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2.1亿元、14.1亿元、16.1亿元和16.1亿元。

然而,2016年至2018年,众泰汽车实际业绩完成率却并不如意,扣非归母净利润合计为20.83亿元,仅完成业绩承诺的49.25%。2019年1月至6月,众泰汽车归母净利润-4.2亿元,与16.1亿元的业绩承诺相距甚远。

根据《补偿协议》约定,由于标的资产的业绩不达标,2018年铁牛集团应补偿的股份数量为46846.97万股。众泰拟以1元总价定向回购铁牛集团2018年度应补偿股份数并予以注销。

一位证券分析师对子弹财经表示,对赌协议的失败,意味着众泰母公司铁牛集团给予众泰支持的可能性越来越小。此外,众泰业绩的不断下滑也对投资人的信心造成打击。

在周怡看来,这一纸对赌协议将众泰绑在了一颗定时炸弹上,对赌成功则脱险,不成功则众泰覆灭。“没有人能保证公司净利持续向好,做这样的对赌,从事后来看是不理性的。”周怡补充道。

然而,在承担对赌风险的同时,众泰的战略并没有着力于品牌的转型,而是选择不断推出新品牌,如汉腾、君马以及汉龙等,借用众泰的生产资质生产众泰的“克隆车”。

“这就是玩‘造车拿地’的游戏,众泰和背后股东希望靠着这样的策略去拿低价的配套用地,然后去搞一些房地产这样的副业。”周怡认为,此时的众泰心思已经不在造车上,管理层开始玩资本游戏。

在开发新品牌的同时,众泰背后的股东也没有闲下来。自上市后的第二个月,众泰的股东就开始质押众泰的股权。截至2018年12月,控股股东铁牛集团共有6.48亿股股份、占所持股票82.4%的持股比例在股权质押中,金马股份则共有1.04亿股股份、占所持股票的98.52%在质押中。

这意味着,众泰背后的股东通过质押股权以及众泰上市获得了大量融资,而这些融资的去向到现在还是个谜。

而让周怡这样的众泰员工感到迷惑的事情还有很多。自2019年众泰陷入困境后,政府联合银行为众泰汽车提供了30亿元的纾困基金,众泰汽车方面此前对外表示,这部分资金将用于复工复产以及员工工资支付等系列问题。

“那时候大家都知道公司拿了三十亿可以度过难关,但是这些钱并没有拿来给我们发工资。”周怡说道,对于这三十亿资金的去向,直到现在员工们也没有答案。

而得到纾困资金的众泰也没有复工复产,而是宣告破产重整。

在张勋看来,与吉利几乎同时起步的众泰汽车本可以有更好的结局,但因为公司决策的接连失误以及对造车的初心生变,导致了众泰最后的破产。

“当初是众泰培养了我,我对众泰是有感情的,”周怡无奈地说道,她对众泰汽车走向终局的现状感到遗憾,“但是我也要糊口,只能选择离开众泰。”

众泰汽车大起大落的命运,让人不禁联想到一个段子:“凭运气赚来的钱,最后会凭实力亏掉。”曾靠着国家政策与时代红利而实现“弯道超车”的众泰汽车,最终也倒在了缺乏核心竞争力的发展路上,这辆国产山寨车终成历史。

红尘炼心fx:奇瑞接手,众泰的外观奇瑞的技术秒杀一众国产。

沙光辉3B:众泰。众泰。一路欠贷。名字不好。

浅朦悠悠:买了众泰汽车的网友,有要卖车的吗?

留康成7U:。。。众泰背后的股东通过质押股权以及众泰上市获得了大量融资,而这些融资的去向到现在还是个谜。,,,“那时候大家都知道公司拿了三十亿可以度过难关,但是这些钱并没有拿来给我们发工资。”周怡说道,对于这三十亿资金的去向,直到现在员工们也没有答案。 股东能给答案吗?

残蓝01:你这烂摊子谁爱接盘 又没啥核心技术 重新造车轮都比你好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