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青年报:东京奥运见证中国运动员的时代新标签

厉害又可爱的杨倩拿下了本届奥运会的个人第二金,大概知道需要满足一下网友们的好奇心,杨倩这次不再在头顶上做“比心”的手势,而是在胸前做了一个小小的“比心”,不出意外,她的这一举动又一次引爆了网络。

中国运动员以往更多是以一种统一的面孔示人——吃苦耐劳、顽强拼搏、不善言辞,像“洪荒少女”傅园慧那样极具个性标签的运动员并不常见,这次东京奥运会,开赛仅4天,一众中国运动员就以丰满的个性形象扑面而来。他们不再只具有高超的运动水平和奋勇拼搏的品质,更是展露出敢于表达、彰显个性的生动形象,向全国乃至全球观众展现了新时代中国运动员自信、率真、亲和的一面。

历届奥运会的首金争夺大多都落在了中国射击队身上,但自从许海峰在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上为中国射下奥运会第一金以来,射击这个需要运动员高度冷静的项目,给中国观众展现的也往往是运动员临危不惧的冷静形象,中国再也没有哪位奥运首金得主能像杨倩这样,为压力重重的首金争夺战搭配俏皮、有趣的画风。7月24日,当她在惊心动魄的女子10米气步枪决赛上,直到最后一枪击败心态崩盘的俄罗斯奥林匹克代表队选手加拉什娜,夺得本届奥运会首金时,包括在现场的诸多中国记者在内,外界对这位射击小将的唯一印象就是清华学霸。不过,从颁奖仪式上她的俏皮“比心”,到新闻发布会上率真地向母亲隔空喊话提出想吃“油焖大虾”的要求,全国人民很快都被这位可爱的姑娘逗乐了。

今天,杨倩在与队友杨皓然搭档,顺利拿下东京奥运会 10米气步枪混合团体金牌后,她带给观众的依然不只有骄人的成绩,她还动了一些心思,譬如把“比心”的动作稍加变化,就又一次引来众人围观、点赞。

在杨倩身上,无论是她优异的运动成绩,还是她的活跃思维、率真个性,在教练葛宏砖看来,都与她作为一名清华大学的大学生有很大关系,葛宏砖评价杨倩,“个人的综合素质比较高,爱学习、有思想。很多事情,她自己就很清楚,不需要事事都依靠教练指点。”

杨倩是从宁波体校进入清华大学附中射击特长班,再考入清华大学,之后进入中国射击队。像她这样从大学培养出来的奥运选手,在中国尚不是主流,但这种“体教结合”的竞技体育人才培养方式却是中国体育发展的大方向。

依照国家体育总局、教育部在去年8月印发的《深化体教融合 促进青少年健康发展意见的通知》,体育与教育将在“一体化设计、一体化推进”的原则下深度融合。像杨倩这样的大学生运动员,在很多国家都是奥运会参赛选手的主体,可以预见的是,此类大学生运动员在中国也将越来越多地涌现出来。

“举国体制”是中国竞技体育能够在世界体坛占据一席之地的法宝,但是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也是因为“举国体制”过于以比赛成绩为价值导向,有将运动员打造为“金牌机器”之嫌而受到诟病。在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过往采访过的中国运动员中,确有很大一部分运动员属于过早中断教育,与社会生活完全脱节的状态。这部分运动员的培养方式确实不符合“以体育人”的国际体育主流价值观。在包括奥运会在内的国际大赛舞台上,之前的中国运动员也是大多不善言辞,缺乏与人沟通的社交能力,与国外大多数运动员张扬、活跃的个性显得反差较大。很多年来,艰苦奋斗、顽强拼搏的精神品质是中国运动员的共同特征,却往往也成了唯一特征。

中国社会的发展进步,已在呼唤中国运动员展现出更加多彩、个性的一面。

2016年里约奥运会上,“洪荒少女”傅园慧因为一段率真的赛后采访成功破圈。若论奥运成绩,只拿到奥运会铜牌的傅园慧在奥运会冠军大把抓的中国竞技体育圈绝不算突出,但是傅园慧的真性情成功地打动了亿万国人,她的社会影响力和关注度超过了绝大多数的中国奥运会冠军。

但傅园慧注定不会是个例,时代洪流下,越来越多个性饱满的中国运动员会出现在公众面前。

除了杨倩之外,7月25日在东京奥运会男子举重61公斤级比赛上夺冠的李发彬也已成为焦点人物,而他还注意到自己应该积极与公众互动。

李发彬因为不经意的一个“金鸡独立”让全国观众惊叹。在发现“金鸡独立”成为自己的招牌动作之后,李发彬找了不少自己过往参赛时的“金鸡独立”照片发在个人社交媒体上。很显然,现在的中国运动员已经不是两耳不闻窗外事,只知道训练和比赛了,他们越来越注意自身形象以及如何保持与公众的互动。

说到体育,大多数中国人一直有一个偏见——运动员都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现在,中国运动员正在用自身的实际变化让这一偏见作古。

这一代中国运动员,拥有广泛的兴趣爱好和具备高学历已不是个别现象。能弹一手好琴的张雨霏、画一手好画的杨浚瑄;还有被跳水“耽误”的音乐人曹缘……无论是出于兴趣爱好还是个人发展的需要,中国运动员正在越来越注意个人的综合修养提升,中国女排队长朱婷喜欢读书;张常宁的英语水平已经足以应付外国记者的采访;张雨霏的妈妈透露,张雨霏喜欢法律,未来她应该会选择一所大学攻读法律专业。

当人们对杨倩是清华大学的学霸津津乐道时,殊不知今天与她一起夺冠的队友杨皓然同样也来自清华大学。而在本届奥运会中国体育代表团中,大学生比比皆是,中国代表团旗手、跆拳道奥运会冠军赵帅更是一名在读博士。

在奥运舞台上,综合素质的提升让中国运动员可以更加自信、从容地与外国选手交往。

7月26日下午,中国选手曹缘/陈艾森在跳水男子10米台双人项目上因为失误屈居亚军,他们虽然自责,却没有忘记自己应当保持“梦之队”一员的形象。赛后新闻发布会结束后,陈艾森主动招呼获得冠军的英国选手戴利/马丁和获得铜牌的俄罗斯奥林匹克代表队选手合影,两对外国选手都非常愉快。这样的场景以往在中国运动员的身上极少出现。因为英语较差,与外国选手的沟通有障碍,加上中国运动员普遍缺乏社交的主动性,中国运动员在国际比赛的赛场之外往往都是扮演孤独者的角色,几乎不与其他人产生交集。一届奥运会或国际比赛下来,很多中国运动员可能连一句话都没跟外国选手说过。

但当陈艾森大方地邀请两对外国选手合影,中国运动员不太好打交道的形象已经开始改变,中国跳水运动员作为国际跳水界神一样的存在,并非难以亲近。在陈艾森看来,关于奥运的回忆不应该只有比赛,奥运会期间的生活和与人交往的过程,也是享受奥运的一部分。

其实,运动员之间的交往也是国际体育交流的重要组成部分,这是中国体育之前比较欠缺的环节。现在,这原本忽略的一环开始逐渐补上,中国运动员正在更加主动地融入国际体育交流的大环境中。

从中国运动项目的管理者来说,也在对运动员的培养、管理上与时俱进。第四次参加奥运会的妈妈选手吴静钰,还有一个身份是中国跆拳道协会副主席。她克服重重困难再度复出,除为了追求心中仍未熄灭的奥运梦想之外,也是出于中国跆拳道项目发展的考虑。她说自己在与年轻运动员的并肩战斗中,了解他们的所想所需,以便为中国跆拳道项目的进一步改革发展提供第一手的依据。

依照国家发改委2019年6月发布的《关于全面推进行业协会商会与行政机关脱钩改革的实施意见》,中国篮协等68家体育协会在与国家体育总局“拟脱钩”的名单中,另有21家体育协会与国家体育总局已完成脱钩。各体育运动项目协会与体育行政部门的脱钩是大势所趋,而对于脱钩后的各体育协会来说,知名运动员的市场价值与运动项目整体的商业价值有着相辅相成的关系,而一个运动项目整体的商业价值又将影响到这个项目的社会推广和持续发展。一位已脱钩的体育协会负责人近日就向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表示,一个运动项目有没有明星运动员对这个运动项目推广发展的影响非常大,但明星运动员首先应该是公众喜爱的运动员,这样的运动员光有运动成绩显然不行,还需要有鲜明的个性和健康阳光的形象,所以,我们在运动员的培养上也应该让他们具有这种新时代的特征,鼓励他们的个性发展。

(中国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