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软入局!国内外元宇宙之争拉开大幕|甲子发现

作者 | 阿常

编辑 | 白鑫

“元宇宙是连接人们的下一个前沿,就像我们刚开始使用社交网络一样。”扎克伯格在Facebook公开信里给了元宇宙一个令人亢奋的定位,这也似乎正成为新一轮争端开启的钥匙。

微软、腾讯、字节跳动等大厂相继投入这块流量洼地中,试图率先抢下用户心智。没人知道怎样做才是正确,但这并不妨碍斗争号角吹响,资本、技术、用户正裹挟着奔向下一个充满不确定性的元宇宙世界。

1.微软和Facebook:高举高打,针锋相对

微软的做法耐人寻味。

11月2日的 Ignite 大会上,Facebook的老对手微软计划将旗下Microsoft Teams变成「元宇宙」,把MR平台 Mesh 融入Teams 中,并把Xbox游戏平台纳入到元宇宙中,而这距离Facebook提出“All In”元宇宙仅仅过去3天时间。彼时,扎克伯格在舞台上一本正经地探讨元宇宙、Meta和Facebook的未来。

扎克伯格说,“元宇宙能够带来比今天任何东西都更好的社会体验,我们将全力以赴帮助实现其潜力。

当然,扎克伯格有说这句话的底气。

2014年,Facebook斥资20亿美元收购VR服务商Oculus,此举一度被业界解读为“Facebook为未来买单”,即便扎克伯格在后续表现出了“些许悔意”,但事实证明Oculus物超所值——Oculus Quest 2有望成为首款销量突破千万级别VR设备,游戏市场独占鳌头。2016年2月,Facebook组建了“Social VR”团队,专门负责在虚拟现实情景下的社交互动;2018年组建Facebook Reality Labs,探索VR、AR两大领域;2019年,Facebook则是推出了数字货币Libra(后改名Diem)……这些都包裹进他的元宇宙计划当中。

更重要的是,扎克伯格描绘了“更诱人”的元宇宙场景:告别巨头垄断,由创作者和开发者构建;弱化平台束缚和政策约束;消费者也能作为创造者受益,Facebook则作为技术、应用发展的推进器。扎克伯格的话里流露着野心的味道。

微软研究员基普曼隐晦地否定了Facebook做法,“外面世界认为会有一个元宇宙,每个人都将生活在‘我的’元宇宙中。但在我看来,这是对未来的一种反乌托邦看法。”他的反驳似乎也映射着Facebook和微软的对立。

在元宇宙上,微软不落下风。

今年7月,微软的Microsoft Inspire演讲中明确提出“企业元宇宙”的概念,试图通过构建资产、产品的数字模型,实现物联网、混合现实的整合;今年3月,微软正式推出了混合现实会议平台Mesh,旨在打造通过AR/VR 技术进行远程协作的应用;更早些时候,微软已经尝试共享全息体验——200个人带上Hololens,感受环绕的全息图像。

游戏里同样藏着微软的元宇宙野心。作为全球三大游戏机制造商之一,微软在游戏领域的尝试早已开始。2015年,微软利用AR头显设备HoloLens,将沙盒游戏《我的世界》映射在现实中;推出的《光晕》、《模拟飞行》等游戏更是或多或少带上了“元宇宙”的色彩。微软在游戏领域的进展丝毫不慢。正如微软CEO纳德拉所说,“你绝对可以期待我们在游戏领域的创举。”

与Facebook、微软针锋高调构建的元宇宙世界相比,国内大厂的动作低调且务实。

2.国内大厂:暗流汹涌,低调务实

腾讯依旧想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2020年底,马化腾在腾讯内刊《三观》中写下这样一段话:现在,一个令人兴奋的机会正在到来,移动互联网十年发展,即将迎来下一波升级,我们称之为全真互联网。

他同时也赋予了这个概念更具象化的内涵。线上线下融为一体、实体与电子结合、人机交互发生更丰富的变化。更重要的是,他也在强调这是一场新的浪潮,一场新的洗牌,“就像移动互联网转型一样,上不了船的人将逐渐落伍。”

腾讯其实已经赚得盆满钵满。2012年7月,腾讯以3.3亿美元入股Epic Games,且获得董事提名权,后者已在今年四月顺利完成10亿美元融资,估值高达287亿美元;2014年和2015年,腾讯又分别参与了AltspaceVR的天使轮和A轮融资,后者已被微软收购。2016-2017年,腾讯更是相继投资AR眼镜研发商Meta、AR公司Innovega;2020年2月,腾讯参投Roblox1.5亿美元G轮融资,后者登录纽交所后估值暴翻至450亿美元。

图源:《罗布乐思》官网

当然,腾讯动作不止于投资。2021年7月13日,腾讯独家代理的《罗布乐思》上线当日登上苹果APP Store游戏免费榜第一;9月19日,QQ音乐与Roblox联合推出《QQ音乐星光小镇》尝试沉浸式音娱类游戏;腾讯投资的Soul也在官网上悄然更新出“年轻人的社交元宇宙”的主题标签……虽然没有了Facebook那般宏大的世界观,但腾讯一直在尝试元宇宙与社交、游戏融合的可能。

字节,低调却更加凶猛。

从2019年开始,字节先后投资AI游戏技术研发商深极智能、机器人3D视觉技术服务商熵智科技、视觉及人工智能服务商摩尔线程等公司,今年8月份更是入股VR软硬件研发制造商Pico,据传投资额接近90亿人民币。字节正在用资本缩短与腾讯、阿里等互联网巨头的技术差距。

游戏同样是字节瞄准的中心。今年2月,字节跳动的游戏官网朝夕光年正式上线,4月,字节斥资 1 亿人民币投资主打元宇宙概念游戏公司代码乾坤,后者8月24日正式上线的《重启世界》大有对标腾讯《罗布乐思》的意味。

除此之外,字节更是相继投资手游开发商至善科技、盖姆艾尔以及沐瞳科技,将自己的游戏版图延伸至海外市场。在社交领域,有媒体称字节或计划研发名为“Pixsoul”元宇宙社交App,打造沉浸式虚拟社交平台。

图源:《重启世界》官网

上一个十年,字节用算法开启了互联网流量的大门,抖音、今日头条、西瓜视频共同撑起了字节的版图。但流量红利的天花板近在咫尺。字节不会放弃任何一个潜在增长点——比如元宇宙。

3.元宇宙布局,大厂的分岔路口

Facebook、微软、腾讯和字节在元宇宙的布局差异,来源于彼此的处境。

Facebook在元宇宙中着意放低了的姿态:一个促进技术发展的工具。其做法带有了几分摆脱丑闻的急切——毕竟从2018年开始,Facebook信息滥用的标签已经摘不掉了。在这层标签下,恐怕没人愿意相信Facebook,更别说将声音、动作甚至情绪放置在它主导的元宇宙中。

微软一直虎视眈眈。数年来,微软先后在VR领域收购HoloLens、 AltspaceVR ,技术底蕴深厚;旗下应用Teams坐拥近1.5亿用户总量以及超1300w日活用户,实力不容小觑。更重要的是微软避开舆论压力,不必束手束脚,可以行动自如。

腾讯和字节的动作则更多出于流量红利的考量。一个是手握QQ、微信社交流量的大厂,一个是执掌抖音、头条短视频流量的巨头,如何获取新的互联网流量高地显然更加重要,而这也是他们选择从社交、游戏领域切入的原因。不容忽视的是,无论是在海外投资布局多年的腾讯,还是手握Tiktok海量用户资源的字节,都有和Facebook、微软一拼的资本,从应用层面单点突破,甚至弯道超车依旧充满可能。

当然,仍停留在史前阶段的元宇宙并无法回答“最终胜者”的问题,不过可以确认的是,不管虚拟和现实怎样融合,我们只需要贴近生活的产品。正如《头号玩家》里的那句台词,只有生活,才是唯一真实的东西。

网友6580187:TLM币马上 成为百倍币了,舒服

樊笑辰ae99:我有个1万的币,现在卖不出去了,不知道怎么办了

你福禄爸爸:这不是一个很正常的事情吗?

anakinsw:腾讯歇菜吧

工业4点0产业联盟:又是一波忽悠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