滥用生长激素给孩子“鸡”身高,也是一种病

图片右边从上到下分别为无针注射器、电子笔式注射器与普通针头注射器。本文图片来自“中新经纬”公号

作者 |守一

近日新华社报道,为了让孩子长高,一些家长开始为孩子注射用于治疗矮小症的生长激素,睡前在孩子腹部打一针,一天一针或一周一针,一针几百,一年下来花费上十万并不少见。


从报道来看,有些家长给孩子注射生长激素,确实是不得已。因为有些孩子生长素缺乏,这本身就是一种病,如果不及时进行药物干预,等到骨骺线闭合后,他们就会远低于正常身高。对于这些群体来说,生长激素是一种治病的药,在医生指导下使用,是理所应当的事。


可因为生长激素在“催高”方面的作用,一些家长也动起了歪心思,想让原本能正常长高的孩子更高一些,所以不惜花大代价来“鸡”身高。不可否认,在世俗的审美语境中,身高是衡量一个人身体条件的重要指标。一些地方,矮个子的人甚至被歧视性地称为“三等残废”。某些身高本来不理想的父母,在生活中感受过或明或暗的歧视,现在担心孩子因为遗传长不高,于是打上了生长激素的主意。


这种“父母之心”也并非完全不可理解,可正如医生所说,至少目前来说生长激素是一种处方药,对症下药才有效果,“我们是治病,不美容”。而那些滥用生长激素的情况,有些可能是“鸡”高了一些,但有些也可能做了无用功,不仅浪费了大把金钱,还可能给孩子健康遗留隐患。


此事被新华社报道之后,生产生长激素的长春新高股价有所波动,该公司最新回应说,生长激素属于处方药,产品均销售至合规医疗机构。可这种“合规”的说法,恐怕无法消除滥用的质疑。正如媒体报道中所说的:“部分医药代表以经济利益刺激医生多开生长激素,在高回扣的驱使下,产生了定价越高销路越好的现象。”


一方面是医院开这种高价药有利可图,一方面是没有家长不希望孩子更高一些,两边一碰撞,就很容易出现滥用的火花。要避免这样的问题,首先当然是家长方面要恢复理智。多高才算是“正常”,本就没有固定标准,一米六的羡慕一米七,一米七的羡慕一米八,一旦陷入焦虑的泥潭,就会越想越焦虑。与其用自己设定的“完美身高”去折腾孩子,不如培养孩子正视偏见的勇气。


其次医院方面也难辞其咎。有良知的医生说“我们是治病,不美容”,如果所有医生都以此为准则,只给那些真正需要生长激素的孩子打针干预,那这种滥用之风就刮不起来。但某些医生为了利益违背了基本的职业道德,把处方药开给那些想给孩子美容式增高的家长,这应该被认定为违规。


各医院理当守土有责,对自家医院开出去的生长激素进行倒查。孩子是不是患了生长素缺乏症,有客观的指标,超越指标乱开药的医生,应该严肃追责。只要医院这个关口把好,滥用生长激素的“病”并不难治好。

※ 编辑|沈彬

※ 澎湃评论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