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田的奥运时刻

当这家头号赞助商取消所有奥运营销和媒体活动后

编译 | 杨玉科

编辑 | Jane

出品 | 帮宁工作室(gbngzs)

熬过5年等待,花费约10亿美元后,奥运会赞助商丰田汽车无奈做出决定——不再播放与赛事相关广告。

奥运会最高级别赞助商全球共14个。日本被选为2020年东京夏季奥运会主办国后,丰田汽车和松下电器——作为仅有的两家日本公司——成为奥运会头号赞助商。按照以往惯例,冠名奥运可以说是万无一失的营销魔杖。

但2020年不比寻常。因为疫情,奥运会不得不推迟到2021年。不只如此,距离7月23日开幕式不到两周时,东京宣布进入疫情紧急状态,禁止观众观看体育赛事。

丰田汽车取消了所有跟奥运会相关的媒体和营销活动,不在日本播放任何与奥运会相关的广告。曾经在火炬传递中客串的丰田汽车掌门人——丰田章男(Akio Toyoda)也没有参加开幕式活动。

丰田汽车负责公共关系的高管Jun Nagata对当地媒体表示,做出这一决定的原因是,考虑到日本民众对奥运会的普遍担忧,那些无处不展示丰田汽车与奥运会联结关系的广告,有可能被公众误解。

丰田汽车一位发言人说:“丰田汽车确实不会参加开幕式,这是综合考虑包括没有观众在内各种因素后做出的决定。”她说,“我们不会在日本播放任何与奥运会有关的广告。”

距离东京奥运会开幕仅剩4天之际,《朝日新闻》一项民意调查显示,68%受访者对奥运会组织者控制疫情能力表示怀疑,55%受访者反对奥运会继续举行。

在接受电话调查的1444人中,有四分之三的人支持禁止观众观看比赛的决定。

随着确诊病例增加,东京进入第四次紧急状态。公众越来越担心,举办奥运会,数万名海外运动员、工作人员和记者将涌入东京,可能加速东京感染率,并引入更具传染性或更致命的变异病毒。

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Thomas Bach)希望,比赛一旦开始,日本运动员赢得奖牌,日本公众对奥运会的热情会随之而来。

日本政府发言人、内阁官房长官加藤胜信(Katsunobu Kato)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我们将继续与东京市政府、东京2020奥运会和国际奥委会等组织密切合作,确保为奥运会提供安全可靠的环境。”

东京奥组委官员7月18日发布报告称,在东京奥运村的运动员中,出现首例新冠疫情病例。奥运会期间,预计有1.1万名运动员住在奥运村。7月2日-7月18日,东京奥组委已报告58例运动员、工作人员和记者的阳性病例。

奥运村的任何疫情都可能对比赛造成严重破坏,因为那些被感染或被隔离的人将无法参与比赛。奥运会官方和个人赛事组织者,针对运动员感染做出了应急计划。

东京2020奥运会发言人表示,奥运村是一个安全的地方,到访日本的运动员和其他人员感染率接近0.1%。

7月18日,6名英国田径运动员和2名工作人员在飞往日本的航班上,被检测出阳性,后被迫隔离。

“许多运动员前往东京之前,可能会举行欢送派对或仪式,所以,他们也可能在自己国家被感染。”东京国际卫生和福利大学教授、政府新冠病毒应对顾问Koji Wada说。

这是东京第四波新冠病毒高发期。7月18日,东京确诊人数达到1410人。此前的1月,东京新冠病毒确诊患者连续5日单日新增超过1000人,是今年以来的最高值。

这些新病例大多是年轻人。日本已经为大多数老年人接种了至少一针疫苗,尽管到目前为止,只有32%的人接种了第一针。

日本作曲家小山田庆子(Keigo Oyamada)原本担任奥运会开幕式作曲家,但他因在学生时期辱骂一名残疾儿童事件被爆出,在社交媒体引发广泛抨击,并要求他辞职。尽管小山田庆子公开道歉,最终还是辞去奥运会开幕式作曲职务。

其他几位工作人员也因不当言论,在奥运会筹备阶段辞职,其中包括2020东京奥运会前主席森喜朗(Yoshiro Mori)2月辞职,开幕式和闭幕式创意总监佐佐木浩(Hiroshi Sasaki)3月辞职。

在外交政治领域,韩国总统文在寅(Moon Jae-in)在媒体报道日本高级外交官对他发表攻击性言论后表示,不会为奥运会或首次与日本首相菅义伟(Yoshihide Suga)举行首脑会谈而访问日本。

对东京居民来说,奥运期间,在东京道路上出行变得更加困难。为迎接奥运会,东京实施了新的交通限制措施,包括为奥运会官员、运动员和记者预留车道。

看起来,为奥运会押下重注的丰田汽车似乎走了霉运。但对丰田汽车来说,也并非没有机会。

丰田汽车为奥运会专门开发的几款汽车和机器人首次亮相。这些创意小车应该会给奥运会运动员和其他成员留下深刻印象,而且还可能吸引在家中观看比赛的观众目光。

最先出场的是LQ纯电豆荚车——火炬接力官方护卫车。这是一款搭载数字助手的自动驾驶汽车,旨在提供个性化的移动体验。该车基于2017年在拉斯维加斯消费电子展上展出的Concept-I而来。

丰田汽车还计划了一个LQ工作版本,准备公开试驾,但因疫情而搁置。这次奥运会,丰田汽车提供了两款LQ车型。

火炬传递部署了T-TR2机器人——2019年所展示的T-TR1升级版。这是一种远程通讯机器人,类似于一个超大立式吸尘器,常规除尘袋位置上,是一个高高的垂直显示屏。

它能发送真实比例视频,让无法到场的人身临其境。机器人在奥运场馆内漫游,这样,人们就可以虚拟观看比赛。T-TR2机器人协助使用轮椅的日本高中生虚拟参加火炬传递。

有一些车型被部署到比赛场地中,如FSR,它被称作场地支持机器人。这种微型小车被安排在诸如标枪、铁饼和链球等项目中。四轮FSR大小和形状跟后挡板冷却箱差不多,可以跳跃在场地上,把被扔出去的物体带回投掷者范围。FSR集成激光雷达、摄像头和GPS技术,可以像自动驾驶汽车一样,自动返回基地。

奥运会还使用一小批e-Palettes。这些类似于货车的自动驾驶运送车将往返于奥运村,每辆车最多可搭载20名乘客。奥运组织者透露,有17辆e-Palettes为奥运提供服务。同时,丰田汽车还提供475辆Mirai氢燃料电池轿车,用于体育场馆之间人员接送。

此外,还有约200辆全民移动出行车辆随时待命。丰田汽车设计的这种纯电低速微型车,用于奥运场馆内运送工作人员和运动员。

到达场馆后,人们可以开着被丰田汽车称为walking-area的电动车四处闲逛。walking-area有三款不同版本,分别为站立式三轮车、坐式踏板车和外挂轮椅式。丰田汽车曾表示,这些由电池驱动的小型汽车至少能行驶6英里。

不会出现在东京奥运会上的两款产品分别是DSR和HSR。2019年,当提出准备使用这两款车时,新冠疫情这个幽灵还没有到来。DSR用来运输物品和收集垃圾,HSR设计目的是将客人带到座位上,或向观众分发点心。由于看台上没有观众,这两款机器人显然无辜失业了。

尽管如此,奥运会组织者仍然希望,东京紧急状态结束后,观众能获准参加将于8月24日在东京开幕的残奥会。倘若残奥会能如期举行,HSR和DSR就可以在奥林匹克体育场为观众服务。

(本文部分内容综合Automotive News报道,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