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十一”观察④ | 从“棒棒”到“步兵”曾被人民日报点赞的他搭上互联网快车

编者按:

从2009年首届“双十一”至今,这场全网购物的盛宴,已走过整整13个年头。

每年的这一天,几乎所有的电商平台参与其中。这既是观察消费实力的一个重要窗口,也充分展示着消费格局的变化,展现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新趋势和新动向。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推出《“双十一”观察系列报道》,聚焦“双十一”13年来究竟呈现出哪些变化,给你我的生活带来哪些改变?

冉光辉正在了解如何接单。饿了么供图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 发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11月11日17时50分讯(记者 董进 邱小雅)重庆由于地理特殊,诞生了一个特殊的群体——“棒棒”。他们靠着一根扁担和双腿,负重前行、爬坡越坎,靠搬运货物获得了认可。

重庆棒棒冉光辉,曾因一张照片走红网络,故事登上过央视节目,人民日报也为他点过赞。而就在这个月,他不做“棒棒”了,转型成为一位外卖小哥。

“双十一”期间,随着订单量激增,外卖员供不应求。据饿了么数据显示,今年“双十一”期间, 重庆厨房生鲜、医药健康和商店超市需求明显增加了10%—20%,特别是不少商超也纷纷推出相关优惠活动,不比电商促销力度小,因此不少人也在网络平台上下单,由外卖小哥送到家。

“棒棒”“步兵”天生有缘

被称为“朝天门一哥”的冉光辉,刚刚加入了饿了么外卖的行列。这个因“父子照”成名,“十年扛出一套房”的重庆棒棒在互联网时代的转型,简单而又困难。

“过了双十一,就是淡季了,得多找点门路……”在朝天门当了十多年“棒棒”的冉光辉,对于这一行的季节规律了如指掌。此前刚经历了冬装上新,那一两周算是今年最忙,可接下来,“棒棒”们的业务将和现在的天气一样,渐入寒冬。“直到春节前,服装生意都会比较淡,加之新冠疫情影响,需要我们’棒棒’的地方会减少很多。”

对于如何度过淡季,冉师傅跟其他“棒棒”一样有过焦虑。儿子正念初三,各种开销相对多了起来。为供儿子上大学,还房贷,为给家里创造更好的生活条件,除了搬货,冉师傅几乎什么体力活儿都接——除渣、搬家、送家具……“只要有人喊到我,不管钱多钱少,我都愿意去做!力气嘛,用光了还会再回来……”

最近,他发现身边的外卖小哥越来越多,收入似乎也不错。一次闲聊中,朝天门的商户告诉他, 现在除了“骑手”,还有一种跑外卖的岗位叫做“步兵”:“不用骑摩托车,爬坡上坎,步行送货,和你们棒棒很像!但需要通过手机接单。”

冉光辉这个月转型做了外卖小哥。饿了么供图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 发

重庆由于特殊的地形,除了常见的用电瓶车代步的外卖“骑兵”,还有一群用双腿跑步送餐的“步兵”。冉师傅知道这事后心想,我有的是力气,做“棒棒”业务少的时候,为什么不能跟其他人一样也来送外卖?于是,他请家里人帮他下载了APP,申请成为外卖“步兵”。

95后“小师傅”带他入门

冉光辉的申请很快得到通过,平台还派了95后小伙何华云给冉光辉当“师父”,带他入门。

“刚跟着冉师傅跑了一单业务,看他把300斤的货物一口气扛上四楼,佩服得很!”小何此前对“棒棒”这行了解得不多。他虽然年龄只有冉师傅的一半,但在外卖行业已是“老师傅”

小何给“徒弟”叮嘱很简单:第一是注意安全,遵守交通规则;第二要量力接单,如果发现来不及,就不要接。“干我们这行没有捷径,就是讲求快、准确、安全地把餐送到客人手里。”

冉光辉像个小学生一样频频点头。

冉光辉接的第一个单子是将两箱矿泉水和几包日用百货从朝天门送到白象居。1.1公里的距离,对他来说不是问题。从超市取了单,二十斤左右的商品,冉光辉将它们套在“棒棒”上,挑起来就走。

见冉光辉对手机接单用得还不太熟练,小何索性关闭自己的接单系统,一路跟着冉师傅,帮他操作。51岁的冉光辉走在前面,何华云的脚步还有些跟不上。

冉师傅对朝天门地区的地形是再熟悉不过了。不用看导航,十多分钟后,就将商品交到了白象居居民手里。他点击“确认”,第一笔外卖顺利送达。

“二十斤的货,太轻松了”冉光辉觉得送外卖还是要比棒棒轻松些,之后自己可以趁着棒棒固有业务没有那么多的时候,多在饿了么平台上接一些单子。

从棒棒到“步兵”,冉光辉搭上互联网快车 饿了么供图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 发

外卖小哥年龄逐渐年轻化

据重庆饿了么相关负责人介绍称,重庆由于多个商圈停车、骑车都不太方便,但平时又有很多短距离的订餐需求,于是就有针对性地安排了“步兵”——他们平时靠步行取餐送餐,大多数是配送范围在1公里左右的订单。“希望在冉师傅的带领下,会有更多的’棒棒’加入到互联网外卖送单的行业。用这种灵活就业的方式,可以让“棒棒”在淡季(每年11月到1月)继续努力为生活打拼。”

据了解,随着各平台对外卖小哥的需求日益增加,外卖小哥的年龄正在逐渐年轻化。日前,美团研究院发布的《骑手职业特征与工作满意度影响因素分析》调查报告显示,骑手以青壮年男性农民工为主,平均年龄为30.6岁,较我国农民工平均年龄(41.4岁)年轻10.8岁。其中,40岁及以下骑手的占比为88.2%,比同期该年龄段在我国农民工中的占比高38.8个百分点。

饿了么此前发布的《2020年“00后”蓝骑士洞察报告》显示,2020年新加入饿了么蓝骑士队伍的“00后”数量同比去年增长近两倍。

在中国政法大学民商经济法学院教授、社会法研究所所长娄宇看来,面对外卖骑手等灵活就业者对于社会保障的多样性需求,应当探索灵活的、符合劳动者利益的、又不影响新经济业态发展的新型劳动保障体系。

(本文来自新重庆客户端APP,请至各大应用市场下载)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