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第一桶金、影响学业……学生代购的“苦”与“乐”

来源:中国青年报

  原标题:学生代购的“苦”与“乐”

  “你问的这个产品现在做促销活动,买一件包邮,还送小样和面膜……”深夜11点多,章婷还在个人社交平台上回复顾客的咨询信息。临睡前的几个小时,这名女大学生打包好了要寄出的23件快递,用完了整整一卷胶带。

  每到假期,章婷都在繁忙的代购中度过。中青报·中青网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如今像章婷这样从事代购的大学生日益增多,他们因为个人时间自由,加上赚零花钱的需求,纷纷在自己的社交网络圈中开启了代购副业,低价进货,再通过“抽奖”等方式扩大客户群体。在赚钱的同时,他们也要承担随之而来的经营和学业风险。

  从“自用”到“代购”

  许洛洛想做代购的想法源于一场旅行。读研时,因为身体不适,辅导员和家人都建议她通过旅游散散心,在确定预算后,许洛洛开始了自己的泰国之行。

  出发前,她的朋友听说泰国有些产品比较便宜,请她帮忙带货,她关于“代购”的想法开始萌芽。旅行结束后,她带回来的不仅有被朋友们预定的货物,还有一份崭新的“事业”。虽然家长并不支持,但是许洛洛还是选择坚持。

  她投入三四万元进了货,第一个月就卖出了100多单护肤美妆类产品,成功回本。此后两年里,她做代购的净利润超过10万元。

  5年前的紫儿是湖北理工学院的一名大一新生,因为很喜欢购买代购产品,她无意间接触到了代购的管理人员,也做起了代购。“一方面拿货比较便宜,方便自己用;另一方面,卖给别人还有一些提成。”

  和许洛洛不同,除了代理费之外,紫儿并没有投入太多资金进货,而是靠着每单的差价,赚取些零花钱。

  河南某高校研究生小李也经历了从“自用”到“代购”的过程。刷微信朋友圈时,小李第一次知道了“海淘”这个词。她一边质疑着海淘的真实性,一边又被海淘的低价吸引,开始自己做功课、试着买点产品。

  “海淘的特点是买得越多赠品越多,买的东西我用不完,就在朋友圈里转卖。”在妹妹的提议下,小李专门建了个群,将存货出售给自己的朋友们。读研究生期间,小李做代购的收入足够支撑她的生活支出。

  同其他代购人群相比,大学生代购有其独特的优势。许洛洛表示:“我们对同龄人的需求比较了解,对传播渠道的掌控能力比较强,有着更高的传播媒介素养。”和长辈相比,许洛洛总是能更快地掌握App的使用方法,对于新产品的敏感度也更强。

  代购途中的“坡”与“坎”

  大学生代购的路上也有着天然的“坎”。家人和老师的反对是第一道,凑不足启动资金是第二道,很多大学生关于代购的想法就在此戛然而止。

  在跨过这两道坎后,等待他们的还有一系列麻烦。有大学生代购向记者坦言,刚入行时就像无头苍蝇,对代购的完整流程一知半解,从选择物流到选择产品都出现了不少问题。

  刚起步的紫儿对物流路线的选择曾是“两眼一抹黑”。由于不了解快递里的包邮路线,第一次发出去总价几十元的眼影,就交了60多元的税。

  大学生代购们的“选品天线”也会偶尔失灵。有一次,因为某件产品打折力度非常大,小李就趁着价格便宜屯了很多货,最后却不得不面临滞销的窘境。

  在从事代购的过程中,自身的社会经验不足也让大学生代购成为一些“行骗达人”眼中的肥肉。

  决定代购之后,许洛洛关注了不少“知名代购”的微博。一次偶然的机会,她加上了一个拥有千万级粉丝的代购博主的微信,一番交流后,她相信了这位代购,并同意做他的代理。

  在交了代理费之后,她并没有按照博主的要求直接进行销售,而是留了个心眼,付了样品的钱要求查看样品。这次留心也让她的这次代理没有酿成大祸,因为这些样品最后被确认为假货,她也因此损失了4000元。

  同其他代购群体一样,售后服务问题也是大学生代购们头疼的问题。由于他们的销售对象大多是同学、熟人或亲朋好友,比起其他的陌生代购群体,会“更不好意思拒绝好友的售后要求”。

  武汉市某高校代购张悦说,她每个月差不多要处理五六件要求退换货的商品,而她已经工作的同行往往只会处理一到两件。代购行业的行规是“非质量问题不予退货”,而张悦却总会因为买家的肤质不合适等原因被迫退款。

  代购产品的破损率也是他们无法避免的问题。从美国运回中国的快递需要经过多次清关检查,再加上路途遥远,不确定因素极多。在一次从美国直邮回中国的代购中,章婷购买了10瓶化妆水,到手的时候仅有5瓶完好。

  这些因为破损而被要求退款、退货或者补齐差价产生的金额,往往只能由大学生代购自己承担。

  较高的收入让大量的年轻人涌入这个行业,但是黑代理、假货、诈骗等问题,是行业里难以根除的顽疾。

  在从事代购行业的3年里,小李见过了太多黑代理导致的假货事件。这些黑代理特意挑学生下手,收到代理费后就发假货,或者干脆溜之大吉。

  除了黑代理之外,“熟人”也常常让这些大学生代购栽跟头。

  许洛洛有一个从小认识的小妹妹,对方说家里有商场,可以低价拿到专柜的试用装。许洛洛了解后,没有任何怀疑,立刻订购了7000元的产品,最后却发现都是假货。她不由感叹,“一个想骗你的人才不会管你是谁。”

  代购对“学业”的冲击

  在一系列市场环境的冲击下,一些大学生代购开始理性地看待这份“副业”。今年已经毕业的小李,目前正在物色一份“正业”。她将代购的位置摆得很低,“代购只是我生活的一味调节剂而已。”

  许洛洛则在考虑成为美妆护肤视频博主的可能性,“身边人不太支持,所以还在考虑。”

  最忙的时候,章婷要在一天之内处理超过500条咨询信息。为了回复这些消息,她不得不在课堂上频频掏出手机,根本无法专心听课。

  忙碌的代购和学业之间的冲突不容小觑。在海外网上的一则新闻中,一个名叫查艺舟的留学生代购表示,“因为国外和国内有时差,每天都要熬到凌晨两三点才能去睡觉,手机一直在响。第二天睡过头被迫逃课,这种事情也发生过。”

  得知自己的学生刘悦开始做代购兼职时,辅导员刘红萌的第一反应是担心她的学业受影响。

  此后的每月谈话时间,刘红萌都会格外注意这个女孩。她逐渐了解到,刘悦做的是代购代理的工作,也就是相当于代购的“中介”,只负责和顾客联系,不负责发货和进货。相比其他需要亲力亲为的代购来说,代理代购省了不少时间和精力,能够让她最大限度地兼顾学习。

  “同时我还发现,代购让她变得更善于同人交流,而且也更加自信、敢于发言。”刘红萌告诉记者,“代购一定会榨取你的空余时间,但是是否会影响你的学业,因人而异。”

  刚开始做代购的那个学期,刘悦的学习成绩并不理想。期末周的时候,同学都在争分夺秒地复习,而她却在朋友圈应对大量的订单。“那时候促销活动优惠力度特别大,我每天消息都回复不过来,根本没时间复习。”结果那次考试,她有一门课挂科了,这也让她懊恼不已。

  这件事以后,刘悦退出了所有兴趣社团和学生组织,将学习以外的时间全部留给了代购,尽可能保证不压缩学习时间。

  在平衡代购与学业的问题上,刘悦认为有舍才有得。“想要兼顾所有事情确实是做不到的,这时候就必须要放弃一部分。至于放弃哪部分,看你的个人选择。”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大学生均为化名)

  陈宛吟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雷宇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21年11月12日 08 版

网友5005027:代购这个违规吗?少了清关费,而且代购个人所得也不用上交所得税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