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缅北,我们的命根本不值钱” 女孩亲诉偷渡缅北做诈骗的恐怖经历……

被骗、恐惧、绝望,身无分文,只身在异国他乡,眼望国门却不能归家。时过一年,23岁的梁琪(化名)回忆起2020年在缅北的一个月经历,仍觉得是一场噩梦。

好姐妹的“男朋友”介绍了一份“高薪工作”

2020年,22岁的梁琪与小姐妹小姜从贵州省黔西南州兴义市到广东打工,在一家工厂当学徒,收入都不高。

好姐妹小姜的男朋友给她们介绍了一份“高薪”的工作,说是做游戏客服,收入每月至少8000元,梁琪动心了。

简单收拾好行李,梁琪便和小姐妹一起踏上她们所想的“致富”之路。

梁琪清楚地记得,那天清晨,天空刚泛起鱼肚白,公司便派车来昆明接他们,同行的还有几个同龄人,彼此都不说话。

没过多久,司机便把他们赶下车,换上一艘皮艇,开皮艇的大叔皮肤黝黑,她心里觉得有点奇怪,但由于是跟好姐妹在一起有伴,便没有多想。

中缅边界线全长2000多公里,大多数地段缺乏自然屏障,有些界碑只有一河之隔或是一路之隔。由于梁琪很少出过远门,不知道边境的概念,以为一直在云南境内,直到后来,她才知道她们是偷渡出国。

“我们根本不是游戏客服,是做‘诈骗’”

一踏入缅北,梁琪就知道自己被骗了,街面黄沙飞扬,到处都有人在赌博,随处可见的“女人站街”,没有所谓的跟“北京一样发达”,更没有“豪车接送”,有的只是被立即没收手机、身份证并关在“公司”不让进出。

她们被“公司负责人”安排进了一个大楼,说是工作的地方,门口有保安,并都有配枪,梁琪第一次见到这阵势。

负责人告诉梁琪,公司进出门都要专门刷卡的人才可以进出,出门要经过“组长”允许,她们被带到一个7楼的公司,这里有上百号人,都在埋头玩手机,看电脑,很是忙碌。

休息了一天,梁琪跟小姐妹便正式“上班”了,负责人给她们一本“剧本”,还配发了专门的诈骗手机和社交软件,随后对她们做起了培训,培训的内容就是如何写“剧本”,如何跟人沟通,如何精准加好友……

“我们每天工作内容就是在各类社交平台上添加30-50岁阶段的女士,挑选一些粉丝少,看着穿着靓丽的人”梁琪说,这样的人有一定经济实力,且不容易发现被骗。

公司把她们包装成富二代、成功单身男性,在朋友圈发布各种健身、高端聚会的照片,引人入套。

她们的任务,先和对方“谈恋爱”,然后,诱导她们投资,一但对方有意向投资,便会有第二批人来接手,与他们继续聊天并诱导其“投资赚钱”,整个过程有点像“工厂的流水线”。

“我们每天向国内的同胞邀约加好友,每天必须加满7个,加不满就加班、不给吃饭。”梁琪说,经常凌晨两三点睡觉是常事。

梁琪表示,她一点都不想骗人,只祈祷那些被养的‘猪’能够及时发现套路。

“在缅北,我们的命根本不值钱”

因一直不能为诈骗团伙带来“业绩”,公司负责人便开始对梁琪和她的小姐妹进行体罚、拘禁、不给饭吃……

梁琪二人不堪忍受折磨,提出“辞职”,但公司要求赔偿其来缅北的路费、食宿费以及公司产生的“管理费”,合计2万多元。

梁琪没有钱,就想着自己一定要逃走。

但很快,梁琪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她看到十几个人围着一个男子拳打脚踢,随后男子便被带去了“水牢”,是生是死都都不知道。

旁边的“同事”告诉她,那个人是逃跑被逮了回来。

“人命在这里显得异常廉价,法律在这里根本无处立足,只有为诈骗团伙带来无尽的金钱才是继续生存的唯一砝码。”梁琪说,在这里,报警没用,说不准还会被毒打一顿。

迫于无奈,梁琪便与小姐妹商量,问亲戚朋友借一点钱,逃离这个“鬼地方”,公司听到她们能筹到钱,便把手机还给了她们。

梁琪说,每次借到的钱都直接打入了公司的账户,借了几次,凑了2万多元,诈骗组织看实在榨不出“油水”,才放她们二人离开。

回忆缅北的遭遇,梁琪对祖国充满了感激:“看到了祖国警察,我第一感觉就是见到了亲人,我们的祖国很强大,还是回到我们自己的国家最好。”

回国后,梁琪受到了警方的处罚,她依旧说:“很庆幸回到祖国怀抱,每天悬着的心就放下来了。”

现在,梁琪已经有了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她关闭了自己的社交软件添加好友的功能,她说:“以后老老实实、本本分分赚钱,踏踏实实过日子,这辈子再也不想什么发财梦了。”(赵佳玲)

华亭市公安局:“在缅北,我们的命根本不值钱”女孩亲诉偷渡缅北做诈骗的恐怖经历……

泥鳅姐姐:还是老老实实脚踏实地的工作啊。

sadmick:这个世界上没有比中国更安全的了,事出反常必有妖,当一个想教你赚钱那他已经是想赚你的钱

打枪的不要偷偷的干活:防火防盗防同胞

庆阳公安:“在缅北,我们的命根本不值钱”女孩亲诉偷渡缅北做诈骗的恐怖经历……

csjmq:这是没骗到钱的,成功骗到钱的那些人呢?

csjmq:谨防骗子讲故事

用户9804485856539:她们是被骗被逼的!应该是解救她们。而不是惩罚。年轻人太无奈了!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