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年前两老汉相继失踪,尸体被藏菜窖,引出四条人命连环大案

2010年5月7日,黑龙江宁安市公安局门口来了一户刘姓人家,他们焦急地告诉警察,家里的刘老大和刘老六两兄弟已经失踪好几天了,一直杳无音讯。

其中,刘老六在失踪前,专门去找了同村一个叫苏红的女人,之后村里人就再也没见过他。

公安局接报后,立马派遣民警前往苏红所在村庄调查,但始终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地方。

刘氏两兄弟究竟去了哪里?这个苏红到底和他们什么关系?

六十多岁的刘老大离异很多年了,就在他失踪不久前,连续三天在一个建筑工地给人做饭,工地上的师傅对他的手艺都赞不绝口。

但第四天,一向守时的刘老大却旷了工。见老大没去上班,家里兄弟来到他的住处,准备看看怎么回事。

去了以后才发现房门上着锁,屋里的灯也一直亮着,床铺叠得很整齐。“难道老大出远门了?”就在大家猜测刘老大的行踪时,三天后,家里的老六也不见了。

那一天晚上六点多,刘老六突然敲开了三哥家的门,准备拿上苏红写下的欠条去要账。第二天,三哥见弟弟迟迟没把欠款拿回来,便上门一看究竟,结果发现弟弟家大门紧闭,似乎一夜未归。

刘老三有些摸不着头脑,于是来到苏红家询问弟弟的下落。苏红告诉他,自己已经把钱都还给刘老六了,不仅如此,他还说准备外出,要把手里的田地承包出去。

“弟弟外出怎么也不告诉家里人一声?”联想到不久前同样不告而别的刘老大,兄妹几人心中泛起了嘀咕。他们随即前往周边村里寻找,始终没有兄弟俩的半点消息。

感觉越来越不对劲,刘氏兄妹急忙前往公安局报案,凭借多年的侦查经验,民警判定两兄弟的失踪应该和苏红有一定关联。

可是,连续数日奔走,依旧没有丝毫头绪。警察的介入,也让刘氏兄弟离奇消失的种种传闻在村里流传开来。

图:刘老大和刘老六

几天后,刘家三姐的手机上突然收到一条短信,发件人是失踪多日的刘老六。他在短信里说,自己不小心把哥哥打死了,已逃往外地,希望大家不要找他。

这条短信的确把两兄弟的行踪交代得清清楚楚,但让三姐觉得奇怪的是,整条短信语句通顺,没有一个错别字,就连标点符号也无错漏,实在是不像弟弟平时编发短信的风格。

“我弟弟文化程度低,平时和我们说话都经常念错字,”三姐拿着短信找到警察,说道:“这看着就不像是我弟弟发的。”

如果不是本人所发,那到底是谁呢?又为什么要发这样的信息?

就在警察万分困惑时,刘老六的妻子也收到了类似短信,发信人依旧是刘老六,只不过这次的内容是他已经把家里的田地承包给了苏红。

“又是苏红?”这些奇怪的短信再次让警方把焦点聚集到这个看上去平淡无奇的女人身上。

他们来到苏红家,看到墙角处一米多高的杂草中,一个旧轮胎若隐若现,民警手一指随口问道:“那是什么?”

不想,一直表情镇定的苏红突然脸色闪过一丝异常,她缓缓说道:“那是一个废弃的菜窖,我都是用它装垃圾的。”

“打开看看,”几个民警一拥而上,当掀开菜窖盖子时,一股令人作呕的恶臭扑鼻而来。

众人低头一看,菜窖里堆满了垃圾和粪便,无数白色蛆虫在最上层蠕动。民警皱着眉头下意识撇开头,眼角余光却瞄到苏红嘴角不停抖动的肌肉。

“有古怪,下去搜搜看。”强忍住极度不适的感觉,民警进入三米多深的菜窖,在整理垃圾时,他们发现了一个脏兮兮的被褥,掀开被子一脚,竟然露出了一只人脚。

随后的发现令在场所有人震惊不已,菜窖里居然藏有两具男性尸体,民警在对比后发现,尸身正是失踪多日的刘氏兄弟。

苏红很快被警方带走,在审讯中,她对杀死刘氏两兄弟的罪行供认不讳。就在大家以为案件告一段落时,菜窖里又有了意外发现。

前往苏红家取证的民警,在菜窖的最底部发现了一堆森森白骨,尸身已经完全腐烂,看上去有些年头了。从骨头形状来看,死者应该是一名女性。

一时间,整个村落人心惶惶。大家怎么都没想到,平日里待人热情、干活利索的苏红身上居然背了三条人命。

刘家兄弟和苏红有什么深仇大恨?那堆白骨的主人到底是谁?苏红究竟隐瞒了多少事?

在村里,提起苏红,大家的评价都很高,自从她父母相继离世后,一直是她带着四个孩子生活,尤其对弟弟妹妹的孩子十分溺爱。

尽管家里条件拮据,但只要孩子提要求,苏红都一一满足。几个孩子用的文具和书包,也是全村所有孩子中最好的。  

骑摩托、开拖拉机……只要是男人能干的活,苏红都能干得很漂亮。晚上八九点,家家户户忙完农活准备休息了,苏红家院子里的灯还亮着,偶尔路过的邻居常常看见她抬着几个大盆在洗衣服,一干就是后半夜。

“这样一个人,怎么会杀人呢?”听闻苏红被警察带走后,村里人都十分想不通,“就算她和刘老六关系暧昧些,也不至于杀人呀。”

关于苏红杀死刘家兄弟的动机,大家纷纷猜测,有人说是因为债务,也有人说是因为感情。曾有村民听过刘老六醉酒后哭着说:“如果我死了,肯定是苏红害的。”没想到,一语成谶。

“你为什么要杀死他们?”面对警察审问,苏红笑了笑说:“因为钱,他们老逼着我还钱,我实在拿不出来,只能把他们杀了。”

可事实真的如此吗?几日后,面对前来采访的记者,苏红又说出了另外一个版本的故事。

苏红从小就和其他农村女孩不一样,她不仅听话懂事,学习成绩也很优秀,甚至顺利考入了卫校。但原本顺遂的人生,因为丈夫的出现,从此变得大不相同。

不顾父母的反对,苏红还是选择嫁给爱情,可婚姻生活却不如她想象中甜蜜美好。孩子生下来没多久,丈夫就以打工为借口长期居住在外地,甚至明目张胆与其他女人同居,得知这一切的苏红肝胆俱碎,带着孩子落魄回到娘家,一个人肩负起养育四个孩子的重任。

虽然努力干活,生活依旧捉襟见肘。弟弟的儿子身患重病,全家想尽办法依旧凑不够孩子的治疗费。于是,苏红找上了刘老六,没想到对方居然说:“只要你陪我睡一晚,我就拿钱给你。”

想到家里等着救命的孩子,苏红闭上眼妥协了。侄子得救了,她的人生却从此陷入深渊,刘老六总是隔三差五对她提出非分要求。

人过日子,总有难的时候,再次遇到急需用钱时,苏红有了前车之鉴,便放弃了找刘老六的想法,而是找上他哥哥刘老大。

没想到,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刘老大口头上答应着借钱,但心里也存有和弟弟同样龌龊的想法。

为了钱一次次受辱,这让苏红厌恶无比,“为什么全天下的男人都一个模样?为什么这些男人都在伤害我?”恨意越来越强烈,一个扭曲的想法渐渐涌上苏红心头。

刘氏兄弟万万没想到,面前这个笑颜如花的女人,背地里对他们早已动了杀机。

当刘老大收到苏红的邀约时激动不已,麻痹大意的他被连哄带骗服下几粒事先伪装成“男性保健品”的安眠药,陷入昏睡时又被其用麻绳勒住脖颈窒息死亡。

三天后,上门要债的刘老六也被苏红以同样手法残杀致死。

为了掩盖罪行,她把二人的尸体用被褥包裹好,丢进菜窖中,再用垃圾粪便覆盖在上面。

如果说,当初苏红能够勇敢向公安机关举报他俩的龌龊行为,恐怕受到惩罚的将是刘氏兄弟。但在所有处理方式中,她却选择了最极端的一种,也让自己的人生从此万劫不复。

可静静躺在菜窖中那具年代久远的白骨,似乎也在暗示着一个事实,苏红并不像她所说的那样,是被逼无奈才决意杀人。那么,真相究竟是什么呢?

那时候的技术手段并不像如今这么发达,想要在茫茫人海确定无名女尸的身份,警察只能通过海量走访寻找线索。

皇天不负苦心人,就在他们遍地撒网准备大海捞针时,苏红弟媳的娘家人来到了公安局。

原来,他们的女儿李英在五年前给家里留下一封信,说要外出打工就断了联系。听说苏红杀了人,他们怀疑女儿也很有可能遭遇不测。

这对于连日来辛苦奔波的民警们来说,无疑是个重大线索。警方快速采集了李家父母的DNA,再从白骨上提取死者DNA,一起送往公安部进行鉴定。

结果证实,这具遗骸的主人就是李英。

面对铁一般的事实,苏红供认了杀死弟媳的整个经过。

那是2005年11月,刚刚从宁波打工回来的李英找到苏红,想讨回她之前存在这里的一万四千元钱,但苏红一直和她说这些钱早已花在孩子身上了。

李英听后十分生气,不依不饶想把钱要回来。苏红也很生气,自己帮外出打工的弟弟弟媳辛苦照顾孩子,怎么这女人还要把钱看得这么重。

为了避免她日后再来纠缠,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杀死李英一了百了。

就在那天晚上,苏红看到李英重感冒打完针后身体虚弱,就趁她在卧室休息之际用麻绳将其活活勒死。亲眼看弟媳断了气,她悄悄走出房门,把尸体丢入菜窖中,担心尸体腐烂发出的臭味引来别人注意,从此以后她一直往里面丢垃圾粪便。

为了洗脱嫌疑,她还在杀人后第三天伪装了一封弟媳出走的家书,放在李家大门口,还算准时间用弟媳手机发了一条短信给李家人,希望父母好好保重。
当弟弟得知消息赶回老家时,苏红镇定自若,编造了弟媳出轨跟着别人跑去外地的谎言。

于是,两家人考虑到“家丑不可外扬”,决定把这件事按下去,丝毫没有报警的念头。

讽刺的是,弟媳生下的孩子一直把苏红当成了自己的母亲,怎么也没想到,这个把自己视若珍宝的“妈妈”,居然是杀害自己亲母的真凶。

案件审理到现在,所有经手的民警无不震惊。哪怕是从警十几年的老民警,手上办理过无数女性杀人案,连续杀害三个人的案件对于他们来说,也足够惊骇了。

民警都如此,何况平日消息闭塞的村民。苏红一口气连杀三人的消息在村里传得沸沸扬扬,很多不明就里的人更是对这几起凶杀案大肆渲染。

“没想到啊,居然是个毒妇。”大家惊慌失措,无一人敢从苏红家门前的小路经过,到了夜深人静家家户户更是房门紧闭

但事情远没有那么简单,没过多久,一户颜姓人家从隔壁村赶来报案,他们的儿子颜某已经七年不见人影了。

“难不成,这颜某也是苏红杀的?”看着报案人声泪俱下的模样,见惯各种场面的民警也有些坐不住了。如果真如猜想那般,苏红身上就背了四条人命,简直可以称得上“杀人女魔头”了。

这一次,苏红没有犹豫,直接承认了罪行。

2003年,妹妹苏宁和丈夫颜某从外地打工回来后,苏红就一直觉得妹妹状态不对劲,细问下才知道,因为颜某这个人喜欢走极端,妹妹受不了提出离婚,但没想到他一怒之下竟然提菜刀剁下自己一节手指头,苏宁当场就吓坏了,离婚的事情也不敢再提。

“姐,这日子实在过不下去了。”不知道是妹妹哭得太凄惨,还是联想到自己同样不幸的婚姻。苏红决定趁妹夫不留意的时候,偷偷帮助妹妹逃离村里。

等发现妻子跑了以后,颜某一脸怒气冲上苏红家门,用亲儿子的命威逼苏红说出妹妹下落。

“你说不说?不说我一刀砍死他。”颜某拽着儿子的胳膊,手举着菜刀,面容狰狞地盯着苏红。

“你疯啦?那是你的亲儿子!”为了避免颜伤害到孩子,苏红一个健步冲上去把孩子拉开,将妹夫推倒在地。

“别哭别哭,快进屋去。”苏红一边哄着侄子,一边把他送进卧室锁上了门。就在此时,妹夫颜某突然窜出来,从背后揪住了她的头发,两人随即扭打在一起。

“你是个疯子!”苏红随手拾起一个玻璃瓶,猛地朝妹夫颜某脑门上砸去,就听见哐当一声,妹夫应声倒地,头部血流不止。

苏红慌了,她伸出颤颤巍巍的手指探向妹夫的鼻子旁,却发现对方已经没有呼吸了。

“吱呀……”背后传来推门声,她急忙转头一看,年迈的父亲刚刚推门进来,苏红颤抖着摇晃脑袋,眼神里充满了惊恐:“爸,我杀人了。”她一边反复说着这句话,一边紧紧拉着父亲的衣袖。

父亲没有说话,默默把尸体包裹好,放在家里常用的四轮农用车上出去了。等他再回来时,车上的尸体早已不知所踪。

惊魂未定的苏红不敢问父亲是怎么处理尸体的。而随着2008年父亲去世,妹夫的遗体下落也成为一个永恒的秘密。

按照苏红的供述,这是她第一次杀人,她本意并不想伤害自己的妹夫,完全是一场误杀。但事实上,在妹夫死后,她的一系列行为似乎早有预谋。

她用妹夫的手机给颜家人和妹妹发短信,说自己实在对不起家人,决定外出打工,等出人头地了再回来,希望家里人不要去寻找他。

在苏红的很多供词中,总带有一股身不由己的气息。误杀妹夫、弟媳逼迫还钱、刘氏兄弟对她有不轨行为,似乎每一次杀人的动机都写满了无奈。

可是,通过复盘她各种掩饰罪证的举动,不难发现这个女人从一开始就没有悔过之心。如果当初真的误杀妹夫,为什么不向警方投案自首呢?为什么还要在七年内,以相同手法连续犯下累累罪行呢?

图:犯罪嫌疑人苏红

2012年2月10日,苏红被依法执行死刑。这起令无数人震惊不已的连环杀人案,就此尘埃落定。

只是可怜了那四个无辜的孩子,不知道他们将来长大知道真相,心中该作何感想。平日里无微不至照顾自己的亲人,居然是杀人不眨眼的魔头,恐怕全天下没有一个人能够轻松接受这一事实。

【1】2012年2月14日黑龙江省宁安市人民法院网站发布:宁安市特大杀人犯苏红2月10日上午被执行死刑

【2】2010年7月26日人民网:村妇7年杀4人藏尸菜窖 记者揭开案件内幕

永恒一天世界: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恶贯满盈不可活。

用户2387083230930:习惯了,控制不住了,这就是平时说的小时候偷个铅笔橡皮,大了就偷钱包人命

史记兴说:有道理,破罐破摔了

一丝不苟豆浆3h5:杀人不眨眼

史记兴说:[泣不成声][泣不成声]太可怕了。

知情达理金枪鱼:固然说最毒,莫过女人心,女人一旦狠起来,是相当的狠呐,苏红就是这样的例子

快意腾飞:人生下来本性都是善良的,但若是转了性就比魔鬼还可怕,愿逝者安息!

wanderfullife926:天生的杀手。

枯木丛:歹毒不过女人心啊!

用户筒简单单: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恶贯满盈不可活。

用户6960282132835: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恶贯满盈不可活

用户6333280590358:女人是老虎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