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识把握历史的根本方法(学术随笔)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唯物史观是我们共产党人认识把握历史的根本方法。”马克思、恩格斯将“历史科学”视为“一门唯一的科学”,他们用唯物史观照亮了悠远深邃的历史档案库,使历史研究有了科学的理论指导和方法论依据,并对此前误导人们思想认识的唯心史观进行了批判,从而开辟了历史研究的通途大道。唯物史观为人们形成正确的历史思维、推动学术发展提供了科学理论和有效方法,是加快构建中国特色历史学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的基石所在。

人类并不是从一开始就能正确认识自己的历史的。唯物史观的创立照亮了在黑暗中摸索的一切研究,它一扫唯心史观迷雾,使历史研究成为一项科学事业。唯物史观在人类认识史上树立了一座高耸的丰碑,是否运用唯物史观成为能否科学研究历史的重要分水岭,也成为在历史研究中是否坚持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方法的试金石。

一百多年前,李大钊在传播马克思主义真理的过程中,把唯物史观运用到中国历史研究中,推动中国史学由传统史学向马克思主义历史科学转变,“自时厥后,历史的学问,日益隆盛”。在唯物史观指导下,我国史学研究涌现出郭沫若、范文澜、翦伯赞、吕振羽、侯外庐、胡绳等史学大家,在中国通史体系的确定与中国近代史研究领域的开辟、中国近代社会性质、中华文明起源、中国古代史分期、中国封建经济形态、农民战争史、亚细亚生产方式、历史人物评价问题等诸多领域取得了开创性成果。不仅如此,广大历史研究工作者还将科学研究历史取得的成果融入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伟大社会革命之中,努力使研究成果与时代同步伐,为党和人民事业发展贡献力量。

研究总是奔着问题去的。历史研究中的问题,其存在有历史性,其解决又有时代性。马克思指出:“问题就是时代的口号,是它表现自己精神状态的最实际的呼声。”历史研究的对象是过去,面向的则是现在和未来。历史研究工作者坚持唯物史观,就要在唯物史观指导下找准历史研究的时代方位,牢固树立时代意识,使历史研究更具社会责任感、历史使命感。站在时代前沿,将当代的理论、知识、经验、方法、趋势与历史认识活动有机结合起来,进而对历史问题得出新认识新感悟,进行新表达新书写。要具备问题意识,运用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方法找准问题、研究问题,对一系列重大历史问题不是只满足于“求真复原”,而是进一步追求“求真致用”,在不断揭示历史发展规律基础上,积极拓展历史研究的深度和广度。从深度上看,要运用唯物史观深入研究中华文明起源和发展、中国早期国家诞生、统一多民族国家形成与发展、中国古代社会近代转型、中国现代化进程与文明新形态、中国革命的世界意义与贡献、中国道路历史发展与当代展开等方面的重大问题;从广度上看,要在唯物史观指导下做好比较史学研究,将中国历史与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历史进行科学比较,以正确认识和开展中外文明交流互鉴,揭示人类社会多样化发展道路与规律。

恩格斯认为“历史就是我们的一切”。历史研究是一切社会科学的基础。广大历史研究工作者要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历史科学的重要论述,始终坚持唯物史观,探寻历史发展规律,充分发挥知古鉴今、资政育人作用,为推动我国史学发展作出应有贡献。

(作者为南昌师范学院校长)

《 人民日报 》( 2021年11月08日 13 版)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