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情画意塔川村

塔川秋色。王新政摄

“八分半山一分水,半分农田和庄园”,这是古徽州的真实写照。位于皖南山区的黟县,是古徽州一府六县之一,是古徽商聚集地和徽文化发祥地。黟县有着丰富的自然与人文景观,是秀丽的田园之乡,素有“小桃源”之称。塔川,距离黟县县城十几公里,村子虽小名气却大,与四川九寨沟、新疆喀纳斯和北京香山并列为中国最美的四大赏秋之地。

小山村有它的自在和野趣。一早,我步入晨曦中的塔川,眼前白茫茫一片,编织出神秘朦胧的意境,勾起人们的好奇与想象。天公作美,白雾不一会儿便悄悄散去,秋色显露。秋阳穿过树林,穿过淡淡的清雾,映入眼帘。红枫、翠竹、黄杏、白墙、黛瓦,一个静谧而喧嚣的山村如一幅画卷展现眼前。村前村后,鸟鸣啁啾,古树林立。村庄在树林里,树林庇荫着一栋栋徽式农家。吃饱秋果的山鸟,在屋脊上洒下一阵阵甜果酱般的歌声。垂拂而下的竹子和树枝,婀娜多姿的影子在白墙上摇曳。飘然而至的落叶,枫香叶、构树叶和乌桕叶如羽翼丰满的山雀,离开枝头,或栖息于屋脊上的瓦片,或停留于青石板的巷弄,被小猫误以为是翩翩蝴蝶来回追赶。篱笆上的秋南瓜,忘了季节,比仲夏长得还起劲。墙角之上冬瓜和扁豆的藤蔓,消磨了马头墙飞檐翘角的脾气。房前屋后,迟桂飘香,村头水口,小河水长。塔川,果然一派美好的田园风光。

田畴旷野,梯田层叠,一丘丘收割完毕的良田,似一片片轻柔的海浪平涌而来,匍匐在村庄的脚下,风平浪静。一条小路轻轻捋顺田埂弯弯曲曲的纠结,平坦的水田矗立起许多乌桕树,如同跃出海面的鱼。乌桕树是山村最忠实的伴侣,它们或孤立,或三五成群,守护着稻田。“乌桕赤于枫,园林二月中”,秋日乌桕的颜色,要比枫叶更加绚烂,每棵树上都包含了世间最美的颜色。每一片叶子颜色深浅不一,各自表达深深浅浅的秋意。江南的秋天来得早,去得迟,阔叶树在暖阳和雨雾里,在晨曦与夕阳下,慢慢酝酿彩虹的气韵。平整的田野,伫立的乌桕树,不同的形式,相同的内容,为世人呈现出一幅和谐的乡村画面。不敢奢求成为一棵习惯于独处的乌桕树,我只愿去田野里,脱掉脚下的鞋子,坐在乌桕树裸露出来的树根上,头顶雪花纷飞般的乌桕籽发呆片刻。塔川人看见我在树下发呆,会心一笑,他们骨子里洋溢着的和善与淳朴,是塔川最美的景色。

徽州许多古老的村庄都有“靠山”,房屋依山临水,沉稳且有灵气,如此住得踏实。几十栋农舍层层叠叠,高低错落有致,既各不相同又互相一体。阳光下的小溪,秋水盈盈,荡漾着绵绵的心思。后山是一片绿海,漫山遍野的翠竹,间或三五株五颜六色的落叶树,恰到好处地嵌在绿海中,宛若充满烟火气息的岛屿上收敛的晚霞。在皖南山区,绝大多数村庄都有茶园相伴。茶园里,茶叶的白色花朵点缀其间,与油茶树的白花相映成趣。十月小阳春,坡上落了叶的桃树,又零零星星生发出粉红的花蕾,吸引蜜蜂静待花开。绿山坡、空旷野、平良田,白墙黛瓦,姹紫嫣红的落叶树,塔川是一本精美而丰富的童话书籍。

每个人的内心深处都有至少一个属于自己的村庄,而塔川是所有人的村庄。初次相见,一见钟情,塔川乡村的诗情画意即印刻在我的心里,从此以后,日日心生牵挂。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