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家证交所的沉浮

荷兰高度发达的商贸活动不仅催生了世界上第一只股票和第一家证券交易所,还在大西洋彼岸的美国纽约生根发芽,为此后华尔街资本的潮起潮落铺平了道路。

阿姆斯特丹,资本疯狂逐利与衰败的百年历史,就像荷兰乡野间随处可见的风车一般,继续轮回旋转。

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承载了太多商业传说与艺术风痞,这座毗邻北海但平均海拔却低于海平面的城市似乎从诞生之初,就不甘听天由命和固步自封。在筑好保护城市的堤坝后,荷兰人在这里开启了殖民和重商之梦,高度发达的商贸活动不仅在当地催生了世界上第一只股票和第一家证券交易所,还在大西洋彼岸的美国纽约生根发芽,当时先进的金融制度不仅在这里点亮了“新阿姆斯特丹”的招牌,也为此后华尔街资本的潮起潮落铺平了道路。

荷兰画家彼得·勃鲁盖尔(Pieter Bruegel)被誉为“北方文艺复兴之父”,他在画作《尼德兰的寓言》中用荒诞却写实的画法,勾勒出100个荷兰城乡寓言故事,诸多局部场景相对独立,融合为看似凌乱但整体协调的尼德兰市井众生相。如今,在这个整体海拔低于海平面的西北欧国家,每日依然有无数的风车、河道、渔船和自行车在看似无序的杂乱和随意中孕育着新的生机。沿着平静的阿姆斯特丹运河徐徐前行,售卖郁金香球茎的小贩摊前飘散着咖啡香气,偶尔响起的自行车铃声慵懒地消失在雾气氤氲中。

早期,阿姆斯特丹的税务部门为了在收税过程中“既省力气又公平”,并没有根据销售额或者利润计算课税额度,而是根据商铺店面的宽度来决定缴税额。这直接导致了荷兰首都沿街的老建筑大多是窄门面。当地商人尽可能地创造与利用建筑的进深,争取扩大房屋使用面积。因此,这些老式建筑往往是“小脸长身”的平面布局。

只有步入沿街看似门脸狭窄,实则别有洞天的尼德兰老式房屋内,了解荷兰的财金发展史,人们或许才能对善于创造空间,在监管和规则内极力精打细算的“荷兰式精明”有更多感性认识。

16世纪,荷兰联省共和国成立,来自伊比利亚半岛的富商、法兰西丘陵的酿造师、法兰德斯平原的印刷商等汇聚于此,贫瘠的资源和恶劣的生存条件迫使这个新生国家的主体人群看向海洋,远洋贸易的火焰就此点燃。当时荷兰社会构成以商人阶层为主,社会思潮极度强调对私人产权的保护,金融制度和物权分配制度亦拥有了最理想的诞生土壤。

17世纪中期,在资本主义早期“第一桶金”需求扩张的驱使下,荷兰商人的海上探险之路快速展开。仅在1595年到1602年的短短数年之间,荷兰就陆续成立了14家以东方贸易为主的海上货运贸易公司。为了在与其他欧洲列强的竞争中占据更大优势,1602年,这些公司合并为一,成立了著名的“荷兰东印度公司”,总部位于阿姆斯特丹。当时的荷兰国家议会特别授权这家公司,可在东起好望角,西至麦哲伦海峡之间的广袤区域从事垄断性质的贸易活动。

就在这一年,“荷兰东印度公司”发行了历史上第一只股票。鉴于当时“荷兰东印度公司”拥有绝无仅有的“巨无霸”地位,加之人们当时对东方贸易热潮的看好,一时间整个荷兰,上至政府高官,下到平民百姓,无不在为“荷兰东印度公司”投资,成为这家“巨无霸公司”的股票持有者。

有趣的是,在此后数年内,“荷兰东印度公司”从未进行过分红,远东富庶的物产让这家公司赚得盆满钵满,但资本主义天性使其贪婪于开拓更加广阔的市场。这期间,这家公司大部分利润被直接投进了远东市场开拓中,“雪球”越滚越大。

与此同时,为了解决持股人对流动性的需求,“荷兰东印度公司”创造性地建立了一种机制,即持股人可以随时将自己手中的股票换成现金。1609年,世界上第一家证券交易所在阿姆斯特丹应运而生,大规模且规范化的公众筹资就此变为可能,资本运营就此与资产运营逐步分割独立,资本流动变换就此开始成为另一个新的经济发展引擎。

到了17世纪中叶,荷兰商人已经顶着“海上马车夫”的光环,驶入了全球贸易的黄金发展期。1648年,“荷兰东印度公司”的贸易营业额已经占据全球贸易总额的近一半。同年,在美国的哈德逊河畔,荷兰的商贸船队载着大批货物与商贸经营理念,建立了一个名叫“新阿姆斯特丹”的城市。在继续发展了百年之后,这个河畔城市被英国人更名为“纽约”,但当年荷兰人在此掘下第一铲土的时候,金融资本运营的理念就已根植,后来被称为“华尔街”的狭长区域也正是在此。

时光荏苒,在经历过工业革命、两次世界大战的洗礼后,阿姆斯特丹百废待兴。尽管诸多古老建筑已经不复存在,但时光在洗尽铅华之余,同样沉淀升华了原始资本积累的狂热。随着西欧经济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腾飞,阿姆斯特丹迎来了城市发展的又一个春天。在经济全球化浪潮的刺激下,古老的阿姆斯特丹证券交易所也再度成为欧洲资本逐利的前沿阵地。2000年9月份,阿姆斯特丹证券交易所与巴黎证券交易所、布鲁塞尔证券交易所正式合并为泛欧交易所,这也是全球第一个跨国境、使用单一货币的证券交易所。

不过,曾经的“荷兰东印度公司”旧梦难温。2006年,曾经由荷兰人参与“奠基”的纽约证券交易所,将合并后的泛欧交易所收入麾下,合并成为NYSE Euronext。曾经孵育北美资本运营理念的阿姆斯特丹,如今又见证了北美的资本霸权重回“老家”扩张以及衰落。在跨大西洋两岸,资本疯狂逐利与衰败的百年历史,就像荷兰乡野间随处可见的风车一般,继续轮回旋转。(陈 博 来源:经济日报)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