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十一期间,8位曾高居胡润榜的富豪资产被拍卖

2021年胡润百富榜出炉没几天,一波曾登上胡润百富榜的富豪们已成“老赖”。

红星资本局不完全统计,今年双11期间,有8位富豪及其关联公司的资产在拍卖。他们是浙江前女首富周晓光、甘肃前首富阙文彬、青海前首富肖永明,广东的富豪刘绍喜、蔡小如、饶陆华,上海的富豪陈建铭、江苏的富豪钟玉。

这8位富豪中,除蔡小如曾位列胡润全球少壮派白手起家富豪榜第40位外,其余7位都曾进入过胡润百富榜榜单。

昔日浙江女首富何巧女

名下房产78轮竞拍后成交

10月28日,浙江前女首富何巧女在北京的一处公寓房,被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拍卖成交,14人报名,经过78轮竞价,56次延时,以1832万余元成交。

红星资本局此前曾报道,何巧女的这套房产位于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甲11号18层3单元,为酒店式公寓,房屋建筑面积是173.25平米,2012年建成,评估价为1940万余元,起拍价1358万余元,想要参与竞拍的,需要缴纳140万元保证金。

法院同日拍卖的还有何巧女丈夫唐凯名下的同一楼层的一套房产,建筑面积有229.85平米,评估价3238万余元,起拍价约2267万元。

拍卖页面上的评估报告显示,这两处房产被拍卖涉及何巧女、唐凯与中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的民事案件执行案件。根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此案涉及执行的标的额约1.74亿元。

从一位“卖花姑娘”到“女首富”,何巧女的经历颇为传奇。据公开报道,何巧女1966年出生于浙江省武义县一个贫穷的农村家庭,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她的父亲在农村种植花木发家。1993年,何巧女拿着积累的资金创办了北京东方园林艺术公司,2009年,何巧女带着东方园林(002310.SZ)登陆深交所,成为“中国园林第一股”,2015年,何巧女的身家高达190亿元,被称为园林首富。

一路跃进的东方园林在2018年出现融资难问题,并出现发债失败的尴尬境况。当时,东方园林原计划发行10亿元的公司债券,但购买者却很少,导致实际只发行了5000万元,被外界调侃为“史上最凉发债”。这也被称为东方园林债务危机爆发的导火索,等到10月,东方园林股价跌超6成,市值蒸发320亿元。东方园林债务危机自此始终难解,经营业绩每况愈下。2019年10月,何巧女卸任东方园林法定代表人及董事长。

今年5月,东方园林发布公告称,截至2021年5月18日,股东何巧女女士共持有公司8.48亿股股份,其所持有的公司股票累计质押股份数为8.47亿股,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99.804%。

由于何巧女女士未能履行协议约定的义务,中信证券、平安证券等质权人已采取了强制执行措施,未来将不排除进一步对何巧女女士及其一致行动人持有的部分公司股票进行强制平仓。

《鸡毛飞上天》主角原型周晓光

从百亿女企业家到房产被拍卖

10月28日,与何巧女资产同日被拍卖的,还有另一位浙江前女首富周晓光的一处房产和地下室,起拍价4700万元。

阿里拍卖页面显示,这处被变卖的房产和地下室是东阳市白云街道东义路希宝广场1幢101室及1幢地下室。申请执行人是中国长城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浙江省分公司。

周晓光正是2017年热播电视剧《鸡毛飞上天》的女主角原型。

生于1962年11月的周晓光,一度被称为“最励志的浙江女首富”,从1978年开始经营小饰品,短短五年,就将夫妻档的年流水做大超百万。

1995年,夫妻俩先后投资700万元建厂,创立新光饰品集团,开创了义乌饰品生产先河;2001年,新光饰品就借势打入北美高端市场;2004年,周晓光夫妇成立新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收购浙江万厦房地产集团,正式跨界房地产。

2016年,新光圆成借壳安徽方圆支承上市,新光集团成了控股新光圆成79%股份的实控人,同年周晓光夫妇以330亿元财富位列胡润百富榜第53名;2018年,周晓光位列胡润全球白手起家女富豪榜第26名,成为“浙江女首富”。

但在2018年9月,新光控股旗下30亿元的债券发生违约,周晓光随后资产受限、股权质押和冻结等问题接连出现,新光集团的总债务一度高达340亿元。

同年12月,新光圆成变更为“ST新光”,第二年4月,新光控股和3家子公司向法院申请了破产重整。

“民营医院第一股”创始人阙文彬

评估价为1.6亿元的公务机被拍卖

除了何巧女与周晓光,还有数位曾上榜胡润榜的富豪,其资产将在双十一期间被拍卖。

“民营医院第一股”恒康医疗创始人、控股股东阙文彬就是其中之一。阙文彬曾位列2015年胡润百富榜第101位,身家一度达到200亿元。

阙文彬早年依靠传统藏药“独一味”发家,后产业扩大至医药、矿业、房地产、航空服务等行业,形成庞大的“恒康系”。

阙文彬曾是甘肃省首富,其旗下两家上市公司*ST恒康(002219,SZ)和西部资源(600139,SH)近年来经营不顺,*ST恒康已徘徊在退市边缘。

今年1月,红星资本局曾报道,四川纵横航空有限公司(简称“纵横航空”)两架高端商务机被法院拍卖。这两架高端商务机购入成本近5亿元人民币,拍卖原因是公司经营不善,拖欠银行贷款6400万美元及利息、复利等。

而阙文彬此次被拍卖的资产,也是四川纵横航空有限公司所有的G550公务机一架,评估价为164,603,600元,目前正在拍卖中,暂无人报名。

除此之外,红星资本局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共有15位富豪及其关联公司资产被拍卖。

有曾进入2016年胡润百富榜第64位的肖永明。还有在2019年胡润百富榜中位列第398位的地产富豪陈建铭,此前因被青岛中院悬赏千万征集财产线索,而受到社会广泛关注。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他们及关联公司被拍卖的资产有私人飞机、奔驰车、房产,还有股票。比如蔡小如持有的1720股达华智能股票,将于11月1日上午10时开拍,起拍价5023万元。

除此之外,汕头市宜鸿投资有限公司持有的山东市立医院控股集团股份公司20%的股权,将于11月2日10时变卖结束,变卖价4.55亿余元,而汕头市宜鸿投资有限公司实控人是被称为“潮汕资本教父”的刘绍喜,他曾在2018年胡润百富榜位列第324位。

红星新闻记者 俞瑶 强亚铣

(下载红星新闻,报料有奖!)

江西杨玲玲777M:江西前女友杨玲玲~杨静你还好吗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