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丑苹果”到“网红苹果”:盐源苹果借力电商走出大凉山

长相虽丑,内心很甜 盐源丑苹果的“逆袭”之路

种植户廖顺安清楚地记得,从去年摘完苹果到今年苹果成熟前,盐源县几乎都没有怎么下雨。干旱少雨,让他家果园里的苹果果径比往年小一些。

这是今年盐源县苹果种植户面临的难题。

不过,这并没有打击他们的种植热情。一方面自然是对皮薄、脆甜、无污染的盐源苹果品质充满信心;另一方面,2020年以来经过了自然天灾、疫情阻断的考验,盐源苹果仍然源源不断地走出大山,充分验证了市场对于盐源苹果的认可。

在连续的困难考验面前,电商扮演了重要的角色。2020年,盐源苹果在拼多多“苹果畅销榜”排名第一,打败了其他产区的苹果;在今年遭遇异常天气影响的情况下,盐源苹果仍在榜单高居第五,且仍有潜力冲击榜首。

作为西南地区最大的苹果生产基地,2020年,盐源县苹果总面积为42万亩,产量55万吨,产值30亿元。盐源县的电商产业自2015年起步,短短几年苹果线上销售占比一跃升至50%左右。

离太阳最近,离城市最远。盐源苹果从养在大山的“丑苹果”,正在逐渐成为全国消费者熟知的“网红苹果”。

△盐源苹果种植户廖顺安,他家果园今年的产量全部供果给电商平台拼多多。李里 摄

盐源县隶属凉山彝族自治州,建县历史悠久,有建制的历史长达 2000 多年。古代的盐源县曾以“盐铁之利”而繁荣,以“南丝绸之路”而兴盛。然而,由于山高坡陡,交通不便,盐源曾经是国家级贫困县之一。

但得天独厚的自然光热条件,让盐源出产的苹果大放异彩,成为连接盐源与外界的重要经济纽带。

盐源县海拔在2300米-2700米左右,全年日照时数达到2562小时,且兼有昼夜温差大、日照时间长的特点,有利于蔬果糖分的积累。独特的地理条件塑造了以盐源苹果等优质农产品。

改革开放以后,盐源百姓开始大面积种植苹果。家住盐源县干海乡的廖顺安就在这样的大山深处种了近30年苹果。

长在高山,远离城市,在无重工业无污染的自然环境中孕育,成就了盐源苹果色泽厚重、香味浓郁、肉质细脆、汁多爽口的特点,尤其是越往中心,糖分越多,形成了少有的冰糖心特色。

盐源苹果自然生长不套袋,可以更充分地吸收阳光,但枝叶的遮挡导致阳光照射不均匀,历经风沙导致苹果表皮粗糙、果形不规则,比不得市面上其他苹果的光鲜亮丽,长相朴素的盐源苹果也因而被亲切地称为“丑苹果”。2010年,盐源苹果成为中国国家地理标志产品。

△盐源苹果自然生长不套袋,因长相朴素被亲切地称为“丑苹果”。李里 摄

今年盐源苹果虽然遭遇持续干旱天气,但种植户们多次抽水浇灌果园,仍然迎来了苹果丰收,这个季节走进盐源,一片片红彤彤的果子在阳光下闪耀着,农户们爬上枝头采摘苹果,成为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廖顺安家中共有十几亩地,种植了近六百株苹果树,虽然干旱造成今年盐源苹果的个头相比往年偏小一些,但仍有商家以1.2元一斤的价格包下他家园子,由于需求大,整个采摘过程只需要2-3天便可完成。

“不愁卖。”廖顺安说。不仅今年如此,在2020年冰雹和疫情的影响下,他家、他们村的苹果也没有烂在地里,而是全部卖完。

不愁卖,这样的说法,在苹果收购商蒋华华那里得到了证实。

35岁的蒋华华这几天忙得晕头转向。“找不到工人,到处找人。”到了收获的旺季,工人相当紧缺,老的、少的能装果的工人基本都用上了。

见到蒋华华的当天,他带领着20名工人正在果园里采摘,他们的目标是一天要把这10几亩地摘完,装车后运往拼多多商家张阳位于成都的仓库,通过电商平台发往全国各地。像张阳这样的电商商家,蒋华华对接了数十名。

△拼多多主播在产地直播,向消费者介绍盐源苹果特点。李里 摄

来自山东的80后张阳,从2014年就开始做电商,那时候每天最多能卖出2000单,2017年,他转战拼多多做水果,当年他一天的单量就能超过2万单,这让张阳铆足了信心。2019年,张阳就收获了自己的第一个“小目标”,凭着四川的猕猴桃的畅销,他当年销售额超过1亿元。

去年,张阳和邮政内购系统合作,卖出去了一千多万件苹果。今年他决定将主要精力投入到拼多多卖。“我第一次吃到盐源苹果时,就想起了小时候吃的苹果味道。盐源萍果虽然品相不如陕西、烟台苹果,但胜在口感好,香脆可口。”

为了提升发货时效、把控水果品质,张阳和他的两个合伙人做足了准备工作,他们在成都青白江建设了标准化仓库,引进自动分拣包装流水线,在产地采摘苹果后运输到成都仓库打包发货。虽说这样增加了运输成本,但是可以保障发货时效,同时减少快递走山路对苹果的损耗。

△盐源拼多多商家何勇的仓库,高峰时这里一天发货七、八万件苹果到全国各地。李里 摄

何勇和刘益也是来自外地的客商,他们一个是南充人,一个是绵阳人,每年盐源苹果成熟的季节,就没日没夜的守着果园采摘和仓库发货。凭着盐源苹果的品质,他们经营的拼多多店铺益生生鲜已拼出10万+,成为盐源苹果最大的收购商和经销商。

打开拼多多APP,益生生鲜售卖的盐源苹果在全站“苹果畅销榜”上排名第5,而在2020年,他们销售的盐源苹果在榜单上排名第1,一共卖了1500万斤。何勇说,去年苹果采摘季最忙的时候,光是打包的工人就是100多人,每个工人平均工资在150-300元一天。

与张阳的想法不谋而合的是,何勇和刘益也认为做电商要以品质取胜。为尽量保障苹果在运输途中不受损,他们在包装上下功夫,一是选用了更硬更厚的包装箱,二是定制了内包装卡座,定制了加厚了40%的泡沫。

由于每个环节都抓好了品控,刘益和何勇店铺的复购率持续在40%左右,很少需要售后服务。目前他们每天在产地采摘收购10多万斤苹果,在采摘环节精挑细选品质较好的果子,尽量满足消费者的喜好。“去年都做到榜首了,今年我们也有信心。”

盐源苹果上市季节用工需求旺盛,工人一天工资高达150-300元一天。李里 摄

小苹果,如今已经成为盐源县的大产业,带动了全县的就业,成为当地百姓最主要的收益来源之一。

据盐源县商务经济合作和外事局副局长苏联发介绍,2020年,盐源县苹果总面积为42万亩,产量55万吨,面积和产量分别占四川省苹果栽培面积和产量的65%和75%,盐源已经成为西南地区最大的苹果生产基地。

虽然天气有好有坏,但老百姓的日子靠着苹果的畅销慢慢地好起来。目前盐源全县苹果从业人员达9.68万人,占全县总人口的26.8%;苹果产值达到30亿,约占盐源县GDP的25%。苹果已经成为盐源县名副其实的支柱产业。

过去,盐源苹果主要靠线下收购商上门收购再层层分销,而电商的普及,则直接对接了产地和消费者的需求。在农产品 “零佣金”的基础上,拼多多首创“农地云拼”模式,实现“拼购+产地直发”,拼购将消费端分散、临时的需求,在时间和空间上形成归集效应,为产地提供长期稳定的订单,帮助小农户融入大市场。

2020年,拼多多连续支持“三区三州”地区农产品开拓农产品上行通路,协同地方政府发起消费扶贫活动,并曾与盐源县政府联合举办“电商扶贫苹果专场直播”,带动盐源苹果直连平台8.5亿消费者。

这一模式也使盐源苹果的名气走出大西南腹地。过去,盐源苹果主要被云贵川等地消费者熟知,而拼多多等新电商的走入,则让全国更多地方的消费者认识和认可盐源苹果。

△盐源苹果产值达到30亿,约占盐源县GDP的25%,已成为当地支柱产业。李里 摄

据苏联发介绍,从2015年开始,全县的电商销售起步,到2018、2019年迅速增加,线上销售占比达到了30%以上。2020年疫情突发,很多线下的商家都没法来收购果子,果子也运不出去,但电商这条销路仍然走得特别好,线上销售占比跃升至50%。

电商的影响力不止体现在渠道上,苏联发认为,“整个苹果产业的业态都有明显的变化,尤其是像有了拼多多这样的大电商平台之后,商家会更加有组织地去园子里选果订果,按照需求采摘、包装和运输。”这也从侧面反映,电商逐步进入生产链的前端,成为打造生产、物流、消费一体的新型产业链条的重要力量。

在西北农林科技大学教授、国家苹果产业技术体系首席科学家霍学喜看来,包括盐源在内的西南冷凉高地,在早中熟苹果发展方面具有地理和气候优势,早进入市场在苹果售价和市场竞争力上都会积累优势。

面对疫情和干旱带来的影响,盐源县相关部门也在思考如何提升抗风险能力:在生产端调整结构,将早熟果的占比从10%提升到50%左右,提高标准化生产水平和果农素质;在销售端充分发展电商,全面部署县乡村三级电子商务进农村,进一步发挥各大电商平台的积极作用。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