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津湖》导演揭秘创作幕后①|陈凯歌:浪漫笔触,正是凸显保家卫国

川观新闻记者 吴梦琳

这个国庆,讲述抗美援朝战争电影《长津湖》持续热映中,打破多项影史纪录,引发一场全民致敬英雄的热潮。

作为中国影史上投资制作规模最大影片,该片由陈凯歌、徐克、林超贤联合执导。集三人之所长,共同打造了这一部战争史诗题材影片,宏大的战争场景、复杂的装备置景、密集逼真的的爆破场面、还有细节的精准刻画,都彰显出如今中国电影工业的水准。

其中,有非常宏观的历史维度的陈凯歌负责把握整体电影的基调跟主题,以及负责拍摄志愿军奔赴入朝的部分。其中有一个镜头,让不少观众印象深刻——当列车载着士兵们奔赴前线途中,伍万里突然打开车门,蜿蜒的长城犹如画卷一般映入战士们的眼帘,表达着一种独有的中国式情感和浪漫。此前,陈凯歌接受采访时,透露了影片拍摄一些幕后故事,在他看来,长城已成为中国人的一种精神象征,影片中用这些如此美的笔触去展现祖国的大好河山,是为了凸显长津湖的一个重要关键词——保家卫国。

记者:影片中,重点呈现了千里和万里的兄弟情,您怎么评价他们的兄弟情呢?

陈凯歌:编剧兰晓龙的剧本,就是从兄弟情开始的。我始终有一个看法,一部战争电影,说到底是讲关于“人”的故事。一个好的战争电影,一定要从人物开始,同时要终结于人物,倘若你对一个人物没有足够的感情,你就很难跟着他上战场,去经历这种生死的考验,对他有莫大的关心。在这样的条件下,这个电影才可能成功;否则的话,就变成了只有战斗的场面,如果只能看到战斗场面的话,非常容易让人疲劳。年轻的朋友们可能会说,画面好、声音强、情绪燃就够了,但其实我的标准还是觉得,面对这些先烈,还是得把他们的精神写出来。

我希望自己拍好开篇这段戏,给人物打下一定的基础。我觉得吴京和易烊千玺扮演的这两个人物千里、万里,是影片最基础的东西,需要把这两个人物的性格立起来,把他们的个性生动地描绘出来。千里是战斗英雄,是我军有战力、有思想、有智慧、有眼界的一个老战士;和他不太懂事的兄弟万里,一个极富成长性的人物,一开始只知道在江边上玩耍,视野都不超过几十华里的小少年,最终通过走上战场,开始懂得什么是祖国,懂得作为一个军人为什么要打仗。通过万里的眼睛我们可以看到,这是一双对祖国充满了留恋的眼睛,对自己曾经拥有的生活充满了留恋的眼睛。哥哥千里是不希望弟弟万里当兵的,因为他们的大哥百里已经牺牲了,他希望弟弟留在家乡,但是他又尊重万里的意愿,所以我觉得这个兄弟关系还是有意思的。

我们也是下了比较大的力气去琢磨这两个人物的。最终希望由狭义的兄弟情,推而广之到整个七连。吴京的台词中说到,七连每一个人都是我的兄弟。所以总而言之,我觉得电影《长津湖》是由兄弟情凝结起来的一个战斗故事。

记者:您如何评价七连的每个角色?

陈凯歌:很显然,伍千里是整个故事的灵魂人物,影片的第一个镜头也是从他开始的。我觉得千里是一个战斗英雄,但是我们没有把他表面化。他是我军的连长,经历过无数战斗以及生死考验,但其实他内心是有伤痛的,他哥哥的阵亡、他的小本子上那些写满了却又画上无数红框的名字,很多战友先于他而献身,所以在这个意义上来讲,千里是英勇的,同时他也是悲伤的,这是伍千里这个人物的灵魂。他并不是一介莽夫,只会英勇地向前冲锋,他有他对战争的独特理解,特别是对生命的独特理解。

那么伍万里,我觉得他是一个成长的人物。在江边上,他可以是小霸王,但是到军队以后就不一定了。譬如说拍摄一个信号弹打上天空的镜头时,易烊千玺是真的被吓了一跳,然后下意识地抬头看天,这时候你就感觉真的看到了一个初入军队、没有经历过战场生死的小少年,这个是很有趣的一件事。

雷公这个角色,他不是连长也不是指导员,但是他得到的尊重甚至比连长、指导员更多,这份尊重从哪儿来的?其实就来自于他对所有新兵的关切。新兵都退伍了,他还在,又接来新一批的战士继续去培养。雷公这个人物身上有一股劲,饱经战火和无数的生死考验反而让他有了一种从容的气度,战争这件事情锤炼了他,让他既有从容的气度,又有常人没有的幽默。

梅生是指导员,特意找了看上去很斯文的演员,但同时也特别强调了,虽然指导员是做思想政治工作的,有时候像是母亲一样,随时说话都是很温柔和蔼的,会关注每个人的思想状态,但是其实梅生这个人物有时候也是有脾气的,这个脾气甚至会很大,我觉得这就是他这个人物的特色。

余从戎这个角色,是非常好玩的一个人,爱开玩笑、热心肠,是一个很可爱的形象。他跟平河之间的关系也比较有趣,因为只有他知道平和心里有心事,所以他也一直去帮助平河。

记者:影片中,不管是江南水乡,还是刚刚解放一年的首都北京,为影片增添了特别的色彩,在美术置景方面如何考量的?

陈凯歌:我一直认为,电影之所以区别于电视剧或其他艺术或者商业的形式,就在于,电影有自己一套独特的语言系统。

在开篇的时候,我就感觉到有两点非常的重要,第一点就是我们国家刚刚建国一周年,就像是襁褓中的婴儿,那个时候的国家有一股子欣欣向荣的劲头。

再有一点就是千里和百里的家乡——江南水乡。在最初的剧本中,其实他们的家乡是设定在黄土高坡,在一个到处都是荒山野岭的北方山村里头。我觉得这个设定在电影的语言上很难抓住人,再加上第九兵团确实是从浙江出发,所以我们就把家乡设定改到了江南水乡,最终到浙江找到了拍摄地点。其实说到底为什么要把千里回家作为第一场戏来展开,然后紧接着就是出征?因为回家与为国出征,加起来就是家国。

我们希望拍得很美。不管是千里坐小船离开家乡,还是他最初回到家乡的时候,秋叶斑斓的这样一个河面,其实都是在写和平。中国人经过几十年的战乱,终于获得了和平的可能和机会,就是要和战争的惨烈做对比的,如果没有笔触去写到和平,我们就没有办法那么强烈地去感同身受,感受到战争对于和平的破坏。

所以我觉得北京也好,江南水乡也好,其实归结到底就是我们找到了一个关键词——保家卫国。你先得展示你的家、你的国是什么样,然后你才有保家卫国的可能。

记者:奔赴前线途中,火车车门打开,万里长城映入眼帘,这一幕为何这样呈现?

陈凯歌:长城,默默地蜿蜒于中国的土地之上,我去很多西北地区都能看到很多好像已经被淹没在历史风尘中的长城,这是秦长城,那是燕长城,这是赵长城等等,都是残垣颓壁。

长城给我最深的印象,是它始终顽强地存在,可以说它是一个精神上的象征。长城,特别是在热兵器时代,究竟能在多大程度上起到防卫的作用其实并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作为精神的象征,它一直在。

所以我自己很喜欢编剧兰晓龙剧本中间的这一笔:车门打开,在疾驰而过的火车车厢背后,不经意间,大家看到了长城。

记者:在拍摄中,您最喜欢的一场戏是什么?

陈凯歌:我觉得电影需要生动,兄弟见面这场戏就挺好。不是很和谐的开场,而是很闹腾,哥哥不告诉弟弟他自己是谁,弟弟也还是像往常一样,在江边上玩耍打闹,但是一旦相认马上就有情感的东西出来。

同样的,我觉得入连仪式这场戏,对整个电影来说都是特别重要的。通过这样一场戏告诉观众一个以上的信息:七连是一个什么样的连队、七连有怎么样的作战史、他们是怎么迎接一个新兵的、七连将要在朝鲜战场上做些什么等等,我们在有限的时间和空间里,把这些信息通过电影传达给了观众,而且它也不枯燥。

CN华智媒介:一部好的作品一种好的信息,往往代表着一个民族的历史,代表着一个民族的意识,代表着一个国家的意志,一个民族国家的复兴必然需要正确的意识正常的意志力,社会需要美德与责任感。

耐达斯氚气手表:好想去看看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