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祯十七年历史之九年

崇祯九年(1636)正月初一日,兵部侍郎总理川陕七省军务卢象升大会诸将于凤阳。卢象升上言崇祯帝,提出围剿农民起义的方略。其一:总督、总理宜有专兵专饷。批评事急而后调兵,情危而后增兵;兵至、兵集而后议饷、清饷,要求加重督、理之权。其二,请调咸宁、甘、固之兵属总督,蓟、辽、关、宁之兵属总理,以增其力。其三,各省抚臣,俱要担起封疆重任,不得一有警,即求援求调。其四,台谏诸臣不能不问难易、死生,求全责备,使督抚大臣虽有长材,无从展布。象升言切中机宜。

崇祯九年(1636)正月,农民军高迎祥、李自成率部东围庐州,取含山、和州。初六日,连营数十里攻滁州。初八日,总理卢象升率总兵祖宽、游击罗岱等诸道兵驰援滁州,与农民军大战于城东五里桥。农民军战不利,连营俱溃,北退五十里,被斩一千二百余级,从朱龙关至关山,积尸埴沟委堑,滁水为不流。农民军失利后,北渡逼泗州、徐州,复转入河南。月末,部分起义军自南山还商、雒。二月十一日,卢象升奏捷,斩六百七十六级,夺马骡四百余匹。 

崇祯九年(1636)二月初十日,明驻守宁夏(今宁夏银川)士兵,因兵饷无措,发生兵变。饥兵群起围攻官署。巡抚右佥都御史王楫因不能措饷,饥兵索饷无着,乃鼓噪而杀之。兵备副使丁启睿率军镇压,捕获为首者七人,立即处斩,兵变才被抚定。

崇祯九年,后金天聪十年(1636)三月初六日,后金改文馆为内三院:内国史院,内秘书院,内弘文院。分任职掌。内国史院掌管记注皇上起居诏令,收藏御制文字,百官章奏、官员升降、功臣妻女诰命,邻国书札等等,俱编为史册;内秘书院职掌撰各国来往书札,掌录各衙门奏疏,及辩冤词状、皇上敕谕各官敕书、告祭文庙、祭文武官文;内弘文院职掌注释历代行事善恶,进讲御前,侍讲皇子、并教诸亲王,颁行制度等。

崇祯九年(1636)二月,山西在遭受连年的旱灾、虫灾后,三月,又发生大饥荒。时饥民无粮,只得食树皮、草叶。树皮、草叶尽,乃人相食。临近山西的河南南阳,也发生饥荒。唐王聿键奏河南南阳饥,甚有母烹其女以食者。崇祯帝乃下诏发三千五百金赈济山西、南阳,并免山西被灾州县新旧二饷。

崇祯九年(1636)三月十一日,总理卢象升奏陈:李自成等奔汉江南,其余观望陕西、河南间。河南、湖广、陕西、四川,大山绵延,其出没无端,若奋剿穷追,何地可歇?凡崇岗峻岭,密箐深林,扳木悬崖,日行三、四十里,马行不能进,人苦于登。此时折色银无所用,本色粮无从运,车驴无所施,势必以人负米二斗,随兵来往,日食一升,一供兵,一自赡,十日而二斗之粮尽,勿论此十日内遇贼否?相持否?而以千兵入须千人肩运,万兵入须万人肩运,粮以兵运,不出十日而俱归于尽矣。

崇祯九年(1636)四月十一日,后金国汗皇太极称帝,改元崇德,以是年为崇德元年;改国号金为“大清”;改族名为“满洲”;定都沈阳。上尊号“宽温仁圣皇帝。”次日,清太宗率百官祭太庙,尊奉父努尔哈赤为“承天广运圣德神功肇纪立极仁孝武皇帝”,庙号太祖;祖父到始祖都尊奉为王。十天后,清太宗大封其臣属。其诸兄弟子侄、诸外藩蒙古贝勒,及明降将孔有德、耿仲明、尚可喜都封为王。清太宗即位之典持续约二十余天,礼仪多仿汉制。 

崇祯九年(1636)五月三十日,请太宗派多罗武英郡王阿济格等统八旗兵十万攻明。六月二十七日,阿济格兵分三路入喜峰口(今河北迁西县境内)、独石口(今河北赤城县北)。明巡关御史王肇坤拒战,兵败而死,明军退保昌平(今北京昌平),清兵再侵居庸、昌平北路。大同总兵王朴驰援,击斩一千一百零四人,俘获一百四十三人。

崇祯九年(1636)六月十二日,总督洪承畴奏陈:秦中兵今实数共骑步一万三千七百余,现选川兵五千三百余人,俱为步卒,专蓝田、商雒等处,堵剿秦豫接界之寇。先是李自成众约三、四万,张天琳、满天星众约二、三万,混天王众约二万,历次剿散,混天王逃延绥定边,势孤,复合闯将。至张天琳、满天星等,今奔延绥、安定、安塞,犹可督责收拾;闯塌天、闯王、蝎子块等俱出郧、襄,已奔兴安、汉中,进则入三秦,退可犯楚豫,极宜合兵凑饷,力图协剿。

崇祯九年(1636)七月初,京师戒严。崇祯帝急令内臣李国辅守紫荆关、许进忠守倒马关、张元亨守龙泉关、崔良用守固关。几天后,又命成国公朱纯臣巡视边关。五日,清兵会于京畿延庆入居庸关,十七日,清兵自天寿山后突现昌平城下,攻昌平城。降人内应,清兵陷昌平,明总兵巢丕昌降,户部主事王桂、赵悦,判官王禹佐、胡惟弘等被杀。 

崇祯九年(1636)七月,清兵入京畿,攻陷昌平后,又相继攻下良乡(今北京房山)、围攻顺义(今属北京)。明顺义知县上官荩与游击治国器,都指挥苏时雨等拒城守。城陷,荩与国器、时雨等皆死之。清军乘势,又攻下宝坻(今属天津)、定兴、安肃(今河北徐水)、大城、雄县、安州等近畿州县。

崇祯九年七月,清兵入昌平。给事中王家彦劾张凤翼坐视不救。凤翼惧,自请督师,诸将畏不敢进,清兵连下多城,言官劾疏屡上,八月,凤翼惧帝降罪,于九月初二日。梁廷栋与督师张凤翼畏怯不战,自度必罹重罪,九月服毒自杀,诏定其大辟之罪。

崇祯九年(1636)八月初一日,清兵犯京畿。唐王聿键起兵勤王。朱聿键(1602-1646),崇祯五年继唐王封爵,闻京师戒严,乃倡议起勤王师。明制,亲藩不掌兵,亲王府兵,不过备护卫而已,防宗藩擅兵干政。时聿键率勤王兵将至开封(今属河南),诸大吏惴恐获罪,乃集议请周王劝止。聿键乃止不行。不久,崇祯帝下诏切责,勒还国,废为庶人。

崇祯九年三月,农民军分道入陕:高迎祥由郧、襄趋兴安、汉中;李自成经商洛云延绥;罗汝才等进入房、竹一带。是月,明以孙传庭为陕西巡抚,锐意进剿。七月十七日,高迎祥由汉中、石泉进取西安。十九日,迎祥在盩厔(今周至)黑水峪被孙传庭设伏捕获。不久,被解送京师杀害。高迎祥死后,李自成被推为闯王。

八月二十日,清兵退出关外,京师解严。九月二十日,诏卢象升迁兵部左侍郎,总督宣、大、山西军务备边。象升乃大兴屯政,积粟二十余万。帝谕九边奉以为式

崇祯九年(1636)秋十月,张献忠自均州(今均县西)、老回回自新野、蝎于块自唐县(今唐河)拥众二十万,同时出兵。十三日,攻襄阳。农民军大败总兵秦翼明。湖广震动。献忠佯攻襄阳,转而与罗汝才、老回回、闯塌天等沿江东下。

崇祯九年(1636)五月,李自成从米脂率部向西南,渡泾河,过渭水,深入汉中。总督洪承畴闻警,调兵围堵。七月,李自成攻徽州,破两当,逼阶州。九月,农民军攻凤翔。十月初,李自成与蝎子块、过天星合营驻于陇州。十二月,总督洪承畴率军与李自成等战于陇州(今陕西陇县西南)。李自成兵败,率部退走庆阳、凤翔。

崇祯九年(1636)十二月二十九日,户部类报两淮盐课。崇祯六年以前,积亏二百万余两,命巡盐御史分别议处。淮盐在天启五年(1625),新旧额银止七十万两,崇祯三年(1630)加至一百二十一万余两,崇祯四年加一百三十万余两,崇祯六年加至一百五十六万余两,因列各官亏完之,程其功罪。 

崇祯九年(1636),御览加派银共二百九十九万三千七百九十余两,工部分用九万两与山东之岛饷五十五万五千七百九十余两不与。浙江加派银四十二万零二百七十二两,江西加派银三十六万一千零三十六两,福建加派银十二万零八百零二两,河南加派银六十六万七千四百二十一两,山东加派银五十万五千七百五十七两,陕西加派银二十六万三千六百五十一两,凤阳抚属加派银二十七万六千八百八十五两,南直隶加派银三十八万一千八百三十五两,广东加派银二十三万一千一百七十八两,北直隶加派银先奉旨蠲免外,延庆州加派银九百五十三两,保安州加派银二百七十四两。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