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福州散文力作推送:《骚虎》

骚虎

文/刘福州 编辑/磐石

骚虎,安徽省涡阳县城关镇西关人士,因小时候长得虎头虎脑,又聪明顽皮,娇孩起怪名,父母遂为其起名叫骚虎,在姐弟三人中行二,大名孙平。但在涡阳老家,老少爷们大多习惯喊孩子小名而不喊大名,骚虎在涡阳县城名声在外,但问起孙平是谁,可能很多人并不知道,有时还要与人解释半天。

骚虎,性格开朗、爱好广泛,个性鲜明、交友甚广,爱憎分明、嫉恶如仇。喜欢他的人,惺惺相惜、无话不谈,甚至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不喜欢他的人,嗤之以鼻、深恶痛绝,唯恐避之而不及。喜欢他的人,可能是喜欢他的豪爽、大气,喜欢他的乐观、开心,无论是工作中还是在酒场饭桌上,他都是话题的中心、快乐的源泉,他总是手舞足蹈、说笑不断,有时甚至不惜以自黑、自嘲来引得大家哈哈大笑。不喜欢他的人,可能会说他说话夸夸其谈、华而不实,说他说话不分场合、不留情面,说他只说不练、只是过把嘴瘾而已,而且“嘴上有毛”但也办事不牢,不一而足。听到这些说法,他并不争辩,只是哈哈一笑,但下次还照吹不误。

骚虎是我女儿的大舅,我爱人的大弟。认识他时,正值他青春年少、英姿焕发之时,他中等身材,但长得体格健壮、精明强干,平时一身牛仔装或一身黄军装,不笑不语、不怒自威,显得十分英俊潇洒。当时,他已离开中学,经招工进入涡阳县牛羊肉加工厂工作。因聪明好学、吃苦耐劳,在宰杀车间技术精湛、手艺精良,深受领导和同事信赖。据说就是因此获得了一位家庭条件优越、美丽大方的姑娘的芳心,尽管她的家人反对,但小伙子自信满满、自带光芒,终于让姑娘义无反顾、奋不顾身,终于让女方家人很快认可,因此喜结良缘,成就了一段佳话。是时,他们婚后就住在涡阳县供电局西关老电厂的简易的厂房里,为生活方便,房间内用砖墙隔开,前屋住着我的岳父和两个未成家的孩子,骚虎夫妇则住在后屋,各自独立生活。我爱人和我结婚后,就前往阜阳师范学院和我一起工作和生活,因工作繁忙、家务繁杂,我们也难得回来,但每次回来,岳父和骚虎夫妇都十分开心,一大家子人才会坐在一起好好吃上一顿,叙叙家常、聊聊工作,当然酒是不能少的,骚虎必醉。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涡阳县牛羊肉加工厂生意红火、效益良好,但到了九十年代中后期,效益不断下滑。骚虎,生性洒脱、不喜约束,加上效益不是太好,渐生离开体制自主创业之意。离开牛羊肉加工厂后,他自己先后做过各种小生意,也试着进行多次创业,但最终还是选择了牛羊宰杀和牛羊肉买卖的生意。当时,他自己经常远赴涡阳各地乃至涡阳临县各处购买牛羊,自己宰杀,自己在大市场摆摊卖肉,但他注重肉质、买卖公平、童叟无欺,因此骚虎在涡阳县城赢得了良好的名声,我们知道这些名声是在日积月累的诚信经营中赢得的,据说现在还有不少人慕名找他做牛羊肉生意。当然,尽管生意时好时差,但总的还算经营有方、收入有余、衣食无忧。牛羊肉生意季节性很强,冬天特别是春节前后,生意最为繁忙、效益也最好,他总是不辞辛苦、乐此不彼。但到了夏天,生意不忙时,骚虎就会带上钓鱼工具,去涡河、茨淮新河等水域钓鱼。骚虎是钓鱼高手也是美食专家,不忙时水煮鱼、炖猪蹄、酸辣汤、炒青菜等都是他的拿手好菜。他嘴刁,挑食,对茶叶、烟酒都有很深的研究、很高的要求,所以经常有人说他冬天杀生、卖肉当老板,夏天则钓鱼喝茶当老干部,有时比老干部还会享受。

接触多了,特别是听我爱人及她娘家亲戚讲了骚虎小时候的很多故事,对他的印象逐渐清晰起来,也慢慢开始喜欢起他来。小时候,他身体不好,据说有先天性心脏病,当时他父母曾多次带着他远赴上海、南京治病,但总是不见效果,有次父母甚至想把他丢在火车上不要了,但疼爱他的姥姥,怎么可能允许,大骂他们不止。后来他就在姥姥家长大,是姥姥不厌其烦地带他求医问药,最终是一位被称为葛先生的老中医治好了他的病。他母亲因病早逝,去世时三个孩子都在上学,姐姐正在上高中,一心想考大学。小弟小,在读初中。懂事的骚虎,高中未毕业就辍学开始了工作,挣钱后首先想到的是孝敬姥姥,第二就是接济姐姐、弟弟读书。他姐姐就经常说起,骚虎曾用自己赚来的钱给他们姐弟上学的生活费、给他们买书本、袜子等各种日常生活用品。

骚虎被人津津乐道的还有一件事,就是他和王振杰一家的友谊与忘年之交。王振杰,安徽利辛人,上世纪六十年代从上海同济大学毕业,先后任涡阳牌坊区委书记、涡阳县副县长、常务副县长,界首市副市长、市长、市委书记,阜阳市副市长、市委副书记,后在阜阳市委副书记、纪委书记的位置上退休。我岳父上世纪50年代从宿县农校毕业后被分配来涡阳县工作,70年初与王振杰在涡阳工作期间有一定交集,据说他们曾一起在乡镇尊点工作。两家自此有了更多来往。当时,王振杰在涡阳任副县长、常务县长时,工作特别繁忙。其老母亲已70高龄,骚虎经常去他家看望老人家,帮老人家干一些家务活,特别是他嘴甜、能说会道,因此深得老人家欢心,也赢得了王振杰夫妇的高度信任。应该说骚虎当时的工作安排和成家立业,王振杰夫妇都给与了很多关照。但他们离开涡阳后,骚虎仍然坚持逢年过节必去看望他们,至今没有中断。特别是王振杰家中有儿女婚姻大事,骚虎都会前往帮忙,从不见外。很多人可能会认为是骚虎攀附人家,但我一直认为,以骚虎的性格和为人,如果不是推心置腹、真心实意、相处愉快,他绝不会因为贪图什么而去攀附领导。实际上,王振杰的母亲、王振杰夫妇以及他们的孩子们,一直都视骚虎为家人、亲人,不能不说这也是一段佳话,也是一种美好的缘分。

现在,骚虎每次来我家,从不会客套、客气,见了面一定会大声说,有什么好烟好酒赶快拿出来,而且要喝酒就喝得酩酊大醉,要说笑就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如若酒醉,偶尔还会耍耍小孩子脾气,嬉笑怒骂、插科打诨,让你哭笑不得。

但若多日不见,真的十分想念。

刘福州

2019年3月10日写于浙江传媒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

图片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作者简介】刘福州,男,1964年12月生,教授。清华大学思想政治教育专业研究生毕业,现任浙江传媒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党总支书记。主要从事马克思主义理论与思想政治教育教学和研究工作,研究方向为社会思潮与青年教育。曾主持浙江省社会科学规划项目研究1项、省教育厅研究项目2项,参与国家社科基金项目、教育部规划课题、国家广电总局课题研究多项。先后在《中国教育报》、《光明日报》、《学术界》、《思想理论教育导刊》、《理论前沿》等报刊杂志发表论文40多篇,出版《我国社会转型期拜金主义现象透视》、《网络信息化与社会思潮引领机制构建研究》、《当代中国社会思潮评析》等著作3部。现兼任浙江省媒介素养教育研究会副会长,浙江省马克思主义学会、科学社会主义学会理事,浙江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浙江省高校党建研究会特邀研究员。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