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小瑛是盛中国的前妻,她与盛中国的那段婚姻幸福吗?

盛中国与濑田裕子的婚姻是人人羡慕的幸福家庭,盛中国称他与裕子的婚姻是“情人加战友”。盛中国与裕子结婚前,盛中国曾有过一段婚姻,他的第一个妻子是郑小瑛,是中国第一个交响乐女指挥家,他的第一段婚姻幸福吗?

一.

盛中国1941年出生于中国重庆,祖籍江西临川。2018年9月7日,因心脏病在北京去世,享年77岁。

盛中国的父亲盛雪,是中国著名的小提琴教授,母亲朱冰也从事 声乐。他们养育了十一个孩子,十一个孩子中,有十个以音乐为专业,有九人拉小提琴为专业。

盛中国是长子。因为他生活在音乐之家,从自小受中外音乐的熏陶,再加上父亲对他的要求很严格。他很小就表现超人的音乐天才。

五岁开始跟随父学小提琴,七岁第一次登台公开演奏,九岁时武汉人民广播电台录制了他独奏的莫扎特、贝多芬、舒伯特等人的经典作品,人们称他是“天才琴童”。

1954年盛中国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中央音乐学院附中, 随后赴苏联莫斯科柴可夫斯基音乐学院留学,演奏众多名曲在音乐界深受好评,积极推动中国音乐事业的发展。

盛中国演奏风格既热情奔放,又甜美细腻,富于诗情画意、浪漫幻想。他的演奏很有个性,不仅技巧出类拔萃,而且有很高的音乐修养,演奏曲目的范围非常之广泛,既有古典与现代的经典奏呜曲、协奏曲和各个时期的精致小品,也有中国的小提琴名曲。他将音乐和个人的生活积累融汇在一起,真情随音乐流露,充满强烈的艺术感染力和生命力。

郑小瑛1929年9月27日出生在上海,她的父亲是福建永安客家人,是清华大学第二期庚子赔款公费留美生,母亲温嗣瑛出生于四川重庆,毕业于上海女子体育师范班,毕业后回重庆当上了中国第一代体育老师。

郑小瑛出生时,她的姓是父亲的郑,瑛字取自母亲之名。

郑小瑛自幼爱好音乐,1947年考取北京协和医学院后,在金陵女子大学生物系就读,又在音乐系主修钢琴。1949年先后在开封和武汉的中原大学(现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文工团工作,1952年被保送到中央音乐学院学习作曲。

1955年2月,中央歌舞团合唱队,从苏联请来了合唱指挥杜马舍夫进行指导。当时中苏关系还很友好正常,热心的苏联专家主动提出办一个指挥培训班,帮助中国培养合唱指挥人才。在苏联专家建议下,从全国各地选拔了25名指挥班学员,其中只有郑小瑛一位女性,她是中国第一位交响乐女指挥家。

1960年至1963年,郑小瑛被选派到苏联国立莫斯科柴可夫斯基音乐学院,师从知名教授尼·安诺索夫和格·罗日杰斯特文斯基进修歌剧、交响乐指挥专业。

1961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庆12周年时,在安诺索夫的帮助下,郑小瑛在克里姆林宫举行了一场音乐会。1962年,在资深指挥伊·巴因的指导下,郑小瑛又在国立莫斯科音乐剧院指挥了意大利歌剧《托斯卡》,获得了舆论的高度评价,她也因此成为第一位登上外国歌剧院指挥台的中国指挥家。

三.

1960年与1963年盛中国与郑晓瑛,同时被国家选派到苏联国立莫斯科柴可夫斯基音乐学院学习音乐。

这年盛中国19岁,郑小瑛31岁.

郑小瑛是中国被派往莫斯科柴可夫斯基音乐学院学习的中国学生团的团长,群众威信很高,音乐功底也很深厚。当时派往该校的中国学生不管是党员团员还是群众,都编成一个支部,在一起过组织生活。

有一次暑假郑小瑛病了,盛中国是留苏学生团中年龄最小的学生,学校就盛中国照顾郑小瑛生活。盛中国很负责,在郑小瑛生病期间,每天亲自做好饭,给郑小瑛送去。

每次郑小瑛吃完饭,两个人总要聊会天。开始是淡淡地聊,海阔天空地乱谈,后来开始两个人开始聊个人的经历,两个人说话很投机。

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两个人谈话的内容开始深入,郑小瑛开始向盛中国谈自己的感情生活。

郑小瑛的第一任丈夫对待郑小瑛的态度很粗暴,很不好。比如郑小瑛与同事有些事,回家晚了,她的丈夫就从里锁住门不让她进家,这让郑小瑛在同事面前很没面子,很丢人,类似的事情还有很多起。

盛中国是个很善良的年轻人,郑小瑛的诉说引起了盛中国的深深同情。当时在盛中国眼里,郑小瑛是个很完美的人,业务过硬,群众威信高。他为郑小瑛抱不平,认为像郑小瑛这样优秀的人,遭受这样不公平的遭遇,太不公平了。再后来同情上升为感情,姐弟恋。回国后郑小瑛与前夫离婚,与盛中国结婚,婚后有一女儿。

四.

在婚后最初的几年里,因为他们是留学的同学,又同时搞音乐,有共同的兴趣,生活平稳而和谐,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隐藏在两个人之间的矛盾就暴露出来了。

婚后因为两个人在年龄方面的差距比较大,对生活的追求也不同。盛中国是这样比喻他们生活的,对郑小瑛来说,盛中国的到来,好似原来一支停止了的音乐,

又继续奏下去,就是郑小瑛是用过日子的眼光,看待他们的婚姻。

而盛中国要求的是一种全新的生活,就像是一支从来没有奏过的音乐,开始奏响。于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中期,盛中国像郑小瑛提出了离婚。

他们俩个人骑着自行车,到街道办事处办理了离婚手续。离婚后盛中国请郑小瑛在北京最高级的饭店,新侨西餐厅吃了一顿饭。

酒店里充满了细小的音乐,在这个迷离的世界里,郑小瑛心事重重地坐一边,吃不下饭看得出来,她的心很难受。

此时,盛中国看着被离婚折磨得很痛苦的郑小瑛,感觉离婚时他提出来的,很对不起她,他就请郑晓瑛喝樱桃酒。

他喝到一半对郑小瑛说,我们今后的生活就像这樱桃酒,比如我们全部喝光,以后的生活就没希望了,剩下半杯,就意味着今后你的生还是有希望的……

吃完饭盛中国买了20块蛋糕送给他们的女儿。

然后他骑着自行车,头也不回就走了。

—————-

一帆风顺1946言

离婚后,盛中国一直在寻找着自己生活另外一半,盛中国遇到了他此时此世最心仪妻子濑田裕子,开始了战友加情人式地开始了全新的生活,

郑小瑛也遇到了她的心仪丈夫,郑晓瑛一生三次婚姻,最后一次丈夫待她很好。

信息来源网络,与好看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