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德华《失孤》原型找到失散24年的儿子 这位父亲曾坚信:郭振迟早有一天会被找出来!

我的时间不属于我,但是我更想的还是郭振,假设找到了,我也应该是让自己的头发白的再稍微慢一点,让我有更多的时间跟他相处。

——《失孤》原型、寻子24年的郭刚堂

“郭振,你小子躲了24年,该出来了,别再藏着了!”他叫郭刚堂,是刘德华主演电影《失孤》的原型,从1997年开始踏上寻子之路,儿子郭振现在已经26岁。

今年6月,郭刚堂通过自己的短视频平台喊话儿子。六一前接受封面新闻记者专访时,郭刚堂说:“这次我发现一个特别相似的疑似线索,希望能有好消息。”后来很久,郭刚堂再也没有新消息,记者一直不忍再去询问打扰,怕这位父亲再次迎来失望的结局。

7月11日传来令人振奋的消息:据媒体报道,此前由警方解救的孩子已经过DNA比对成功,近期将会认亲,孩子目前在河南。

此前,接受封面新闻记者采访时,谈到对这次最新的线索怎么看,郭刚堂曾说:“我肯定希望这次通过团圆行动,能够近期内把我的孩子找到。而且现在我手里也有一个孩子线索,说心里话,实在让我心动。”

在寻子过程中,郭刚堂已将个人的寻找变成帮更多家庭寻找,据不完全统计,仅2009年之前,郭刚堂已帮7个孩子找到了家人,之后,这个数据还在上升。

山东河南警方协同破获 寻子24年终圆梦

封面新闻记者电话郭刚堂,但他已经关机,为了寻子,他早就将自己的联系方式公之于众,所以,此次DNA比对成功,势必使他再次成为关注的焦点。

郭刚堂寻子始于24年前。

1997年9月21日下午6时,山东聊城一农村。结婚三年的郭刚堂,刚刚忙完工作。开拖拉机搞运输的他,正因为赚了几十块钱高兴呢,却没想到一回到家,就接到了2岁5个月零17天的儿子郭振被人贩子拐走的消息。

慌了神的郭刚堂,立马给乡亲们跪下,请求帮忙找孩子。然而,各个村口、汽车站、火车站,能找的地方都找了,还是没有小郭振的影子。从此以后,郭刚堂开启了平均每天100多公里,骑摩托车寻子的铁骑人生。

据了解,郭振在河南,郭刚堂与儿子郭振DNA比对成功,案件是由山东河南两地警方协同破获,下周会有发布会。

有网友报料,郭振本人目前在河南商丘,家中有两个姐姐。如果郭振确实在商丘,从地图上显示,从山东聊城驾车去河南商丘,需要花费3小时9分钟,253公里。可就是这么短的一段路程,郭刚堂走了整整24年。

网友恭喜“郭叔叔” 这是一位伟大的父亲!

郭刚堂寻子的事情感动了很多人,许多网友都是郭刚堂的粉丝,有的称他为郭大哥,有的称他为郭叔叔,得到此次郭刚堂寻子成功,许多网友泪奔留言——

恭喜郭叔叔,黄天不负有心人。

郭叔叔的大爱感动苍天。老天不会辜负任何一个好心人,只要常怀感恩之心。

为郭叔高兴!

恭喜郭叔找到孩子,一切都值得恭喜郭叔,功夫不负有心人,能找到郭振,知道他还活着,我觉得这就是最大的安慰吧,二十多年了,您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

苦心人,天不负。终于圆梦,好好享受与家人团聚的日子吧。

丢时一头黑发,再见却白了头!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以后的生活皆美好!

看到郭爸的白发,很心酸,这是一个伟大的父亲!

网友呼吁《失孤》导演拍续集

在寻子过程中,然而,这些年,郭刚堂苦苦寻找儿子,一次次满怀希望而去,又一次次的失望而归,但郭刚堂帮助很多失孤家庭找到了自己的孩子。

5月中旬,他还帮助来自四川的两位母亲,寻找13岁离家的李静和7个月就被别人抱走的陈进军。之后,他又帮助来自甘肃天水的李兰寻找亲生父母。

2010年,郭刚堂就曾说过:“每一个作为父亲的人,都应该一如既往的找下去,这可能就是常理中所说的血浓于水吧。”

《失孤》原型郭刚堂的儿子找到了之后,影迷在电影导演彭三源的微博下留言,报告这个好消息,呼吁导演考虑一下拍续集,一条高赞评论写道:“这是个振奋人心的消息,希望能给没有放弃寻找孩子的父母带来坚持下去的力量。”

六一前夕 对话郭刚堂:

我相信,郭振迟早有一天会被找出来

封面新闻:这么多年过去了,您还一直很自责吗?

郭刚堂:作为父亲,我没有尽到监护好孩子的责任,这是事实,哪怕理由千万条,但这一条是不可逃避的。

封面新闻:为找孩子,这24年来,那您几乎遍了全中国?

郭刚堂:24年来,除了新疆和西藏没有骑摩托车去过,我几乎走遍了全中国,骑坏了4辆摩托车,大约走了四五十万公里。很多人也劝过我说别找而来,没有希望了。而且,说句心里话,随着媒体各方面的曝光,我就像个玻璃人,什么人都能找到我。

丢马、丢三轮车,什么乱七八遭的事儿都来找我。我原来有一个阶段,自己就像是一个大垃圾场,100个找我的里面,好事只占一两件。也有很知名的心理专家,说是顶尖级的,跟我聊了半小时,也没对我产生什么效果。

封面新闻:为了找孩子,您常常会带着自己的烙画葫芦,边卖边找?还干过什么活?

郭刚堂:我也干过木工、开过装载机,就为了赚点钱,维持自己在路上的花销。但你在一个地方干不够十天、半月的,人家不会给你开工钱。

干一天给一天工钱不现实,但我的目的是找孩子,我要一直走一直跑,今天在这儿,明天不一定去哪儿了。烙画葫芦是我老家里的一个传统手艺,算是当地特产,很多人没见过,别人来买的时候,我就把寻找儿子的海报拉开,找找孩子。

封面新闻:您说只有在路上才觉得自己是活着的?

郭刚堂:其实我并没有那么伟大,简单来说,我找孩子有两种结果,一种结果是可以找到我家孩子。可能从主观上来说,孩子和你团聚的可能性很小,但你要是不找,第二种结果(找不到)的可能性是最大的。所以就一直走下去,这样你才觉得从人情伦理上才对得起孩子,就这么简单。

封面新闻:您寻子这个事,许多媒体都曝光过,还上过央视《找到你》栏目?

郭刚堂:我2015年就上过了,但上节目之前,我把很多次机会让给了其他家长。对于我家郭振这件事情,你说刘德华为哪一个丢失家庭拍过一部电影,全国就这一次,我已经很幸运了,对吧?

而且,媒体也都进行过狂轰乱炸式的报道,我的短视频号里,一条寻找孩子的后台浏览量都达到了二三十万,我没必要再去曝光了,给其他家长一些机会吧。

封面新闻:这样看来,您的内心非常强大?

郭刚堂:我的内心并不强大,但我一般不会表现出来,也不想发泄出来。对于我自己,说白了,自欺欺人也好,自己骗自己也好,你总得给自己画个饼,在心里建一个高楼大厦。

而且,每一条来信息的孩子,或多或少都跟我家孩子有相似度的,这些都能让我感受到一点温度。即使不是我家孩子,排除了,他也可能是别人家孩子,也算是给自己打打气鼓鼓劲了。

封面新闻:那您还经常拿出精力来安慰别人?

郭刚堂:这里边没有什么伟大,简单一点来说,在当下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其实是一个漠视关系,不像是咱们褒奖的那样,因为只要是咱们褒奖的东西都是缺乏的东西,都是在亏欠的东西,都是向往的东西。

比方说我们树立的一些东西,这种人和人之间的这种厚重,这种友好,这种良善,其实在当下是最缺失的。比如信任,谁信任谁?但是远隔千山万水,他能够把心里的不开心、甚至于被人痛恶的一些心理状态,包括做的事情跟你倾诉,我觉得这是一份信任,比什么都重要。

虽然有好多方言我也听不懂,但我从他们的腔调里边,从他们语气的抑扬顿挫里面,我能触摸到他内心深处到底想说什么,到底想倾诉什么,到底想要什么。 接触到越多的寻子家庭,我越觉得很多家庭可能会找不到自己的孩子。

更重要的是能够让这些遭遇不幸的家庭,从抱怨愤恨甚至于偏见的想法中走出来,回到生活当中去,和我一样,能够融入社会当中,继续过日子,我觉得这个更重要。

封面新闻:随着时代的变化,您寻子的方式是否也发生了很多变化?

郭刚堂:我现在基本上很少出去找孩子,除非是非常有必要的。因为现在比以前方便多了,有了孩子的线索,大部分只要告知养父母的名字、孩子的名字、具体地址,然后交给有关部门就行了。

特别是今年,公安部打拐办有了针对拐卖儿童举办的团圆行动,我们就积极配合就行了。我还专门注册了短视频账号寻子,现在我的粉丝量十几万,大部分关注我的,除了是关注找小郭振这件事,另一部分是有特别需求的,比如自己想寻亲、寻家。

好多人因为这个事情心情郁结、纠结郁闷、痛不欲生,但民间的力量始终有限,最终还是要靠国家职能部门发力。现在大家有了共同的信心,相信通过国家部门、通过技术力量,比如建立打拐DNA数据库和羁押人员、服过刑的人员的DNA数据库的建立,一定能够让更多的家庭团圆。

封面新闻:四月底,您还根据山东“拉面哥”提供的疑似信息,去到河北邢台采集信息核实线索,结果不是,对这种反复的失望,都已经习惯了吗?

郭刚堂:当时DNA结果出来后,不是郭振。这种失望,已经数不清多少次了。以前把这种信息排出了,就像泄了气的皮球,整个人的都没劲儿了,可能要消沉几天。现在虽然也有,但这种波动性不像以前那么大了。

为什么呢,不是说我要放弃了。一是因为这样的信息,来的密集度越来越高,主要是一你来的信息的密集度是越来越高,第二个是公安部的团圆行动,让我相信,郭振迟早有一天会被找出来。要么是我们民间力量,要门是我们职能部门,这一点我是很有信心的。

封面新闻:您受过不少人的帮助,也帮助一些家庭找到孩子,能谈一下这方面的感受吗?

郭刚堂:在这个过程中,我学会了感恩,懂得了自我排解。你整天泡在苦缸里,苦大仇深,这个也抱怨那个也算一算,最后把自己的身体搞坏了,等孩子真的找到了,你坟头上不知道长几茬草了。

再说了,我们身边哪一个是一辈子顺风顺水的?!你得记住别人对你的好,你心里要有阳光,你走路时你心里才会暖乎乎的,你走路就会有劲儿,有光。我不希望让我家人一直深陷于这个事情中,甚至于在过春节的时候,也会淡化说还有一个孩子在外面。但这只是停留在表象上。

因为只有这样,我才觉得自己是父母的儿子、是我妻子的丈夫,是我孩子的父亲。我不希望说因为孩子丢了,就整天借酒浇愁,哭天抹泪,然后一家人抱头痛哭。反正我不推崇这样子。

封面新闻:那如何调整这个心理过程呢?

郭刚堂:你首先想到的是接受,在没找到之前,你要做到理性。在找的过程中,你要给对方留有余地。可能你儿子不想找你,他在那边假如说生活条件优越,养父母带他特别好,他也不愿意找你。

假如说你完全尊重孩子的意愿,把前期的工作做得比较扎实稳重,也没有对他养父母怎么样,过去了就过去了,你的这种态度,让他心理上不会有第二次被拐卖的想法,这样孩子是愿意接受的,孩子的养父母是愿意接受的,给你提供信息的人是愿意接受的,知情者也是愿意接受的。

封面新闻:好像一些家长找到孩子之后,双方也出现了一些问题?

郭刚堂:有好多家长找到以后,说心里话做得很极端,当你找到以后说白了,有好多孩子自己都说还不如不找爸爸妈妈,所以我说这种理性很重要,但理性寻亲很难。现在也缺乏给大家普及理性传播的群体,包括理性生活。

咱们都有一句老话叫心念所致,其实没看什么心念,就是你一直希望你孩子好,他不一定能成才,哪怕没有文化也不重要,但是他是一个规规矩矩的人,你这么想的话,你的心还会那么疲惫吗?

别总想极端,觉得自己的孩子穷困潦倒,这样只能让你自己越来消沉。也希望我们这个群体的很多人,能够真正的从情绪化里走出来,走出心理煎熬。如果有用上我的地方,我也会尽力帮助大家。

来源:封面新闻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