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卸任软银董事,软银巨亏万亿,孙正义还是科技界的巴菲特么?

似乎从WeWork折戟后,软银集团和其领导者孙正义身上的光环便一圈圈褪去。北京时间5月18日,软银集团发布2019财报,经营亏损1.365万亿日元(约127亿美元),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也宣布退出软银董事会。目标是科技界沃伦·巴菲特的孙正义,还能重回巅峰么?

资料图 新华社 沈霆摄

“我的目标是成为科技产业的沃伦·巴菲特。软银的目标是成为科技产业的伯克希尔·哈撒韦。”2016年成立千亿美元愿景基金时,孙正义曾放出豪言。彼时,软银集团正通过大手笔的并购快速扩张。亚当·诺伊曼便是在此背景下遇到了孙正义,第一轮就拿到了44亿美元的投资。

“孙正义攥着愿景基金的千亿美元募资告诉诺依曼,在战斗中,疯狂比聪明更好。而WeWork还不够疯狂。”在媒体事后的报道中,对于两人的会面总是津津乐道。有数据显示,从2009年到2018年,经过一系列大手笔的投资并购,软银集团的总资产增长了8倍。

然而,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疯狂的扩张给WeWork埋下了巨亏的隐患,也让软银的投资走上了厄运。2019年财报显示,2019年软银集团经营亏损1.365万亿日元(约127亿美元),略多于4月份业绩预告的1.35万亿日元。这样创下了软银自1994年上市以来最大的年度亏损。

这其中,亏损绝大部分来自愿景基金,2019财年愿景基金的投资亏损为1.8万亿日元。软银解释亏损的原因,一是Uber、WeWork的公允价值大幅下降;二是在新冠病毒爆发后,其他投资组合公司的估值在最近一个季度也出现了急剧的下降。财报显示2019财年愿景基金的投资损失构成为:Uber损失52亿美元,WeWork损失46亿美元,其他投资损失75亿美元。此外,愿景基金投资的卫星运营商OneWeb已申请破产保护,酒店运营商OYO也在疫情期间遭遇重创。

在市场周期上行时,债务也许不是问题。但当市场处于下行期,叠加疫情这只“黑天鹅”,债务将是大问题。就在今年3月,标普和穆迪接连下调软银集团的信用评级。标普将软银集团的评级展望调整为负面;穆迪则将软银集团的评级连降两级,从Ba1降至Ba3,展望为负面观察。

在披露财报的之前,软银集团还宣布了两件大事。首先是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退出软银董事会。马云自2007年开始,已经担任了软银集团13年的董事。这是优衣库创始人柳井正也之后,半年内第二位离开孙正义的战友。同时,软银又宣布了一项新的股票回购计划,在2021年3月底之前将投入47亿美元回购股票。

“孙正义为了愿景基金的千亿规模,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在估值泡沫破裂后,其风险开始暴露。”华尔街的分析师们对愿景基金的前景颇为悲观。然而,不久前,孙正义在接受媒体采访谈到愿景基金目前的困境时称,这不是他第一次遇到困难,而且与过去的那些困难相比,愿景基金的困难根本不值一提,“就像小孩子的游戏”。

不知道这一次,科技教父能否从这场“游戏”中全身而退。

【来源:北晚新视觉网】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向原创致敬

你可能也喜欢